没体 登录 申请加入
2017-05-31 17:59

福岛核灾六年,走进因灾难而生的“共享单车”

今年,已是日本宫城县311大地震发生的第六年。当年地震引发的海啸,造成了福岛第一核电厂一系列设备损毁、炉心熔毁、辐射释放等灾害事件,这是自1986年切诺比核电厂事故以来最严重的核能灾难事故。

 

如今的福岛,究竟变成什么样了?

 

去年,日本广播协会(NHK)在福岛核灾难五年之际制作了一部纪录片--“辐射森林”(Radioactive Forest),讲述了福岛周边城镇五年来的变化。

 

一开始,就出现了几头野猪冲进农居的场景。

 

 

 

而这些本该在夜间出现的野猪,白天就大摇大摆地在路上行走了。

 

 

还有麝猫、猕猴、红狐、野鸡等动物……

 

 

 

电脑模拟了当时地震引发海啸之后对福岛核电厂的冲击(这冲天的巨浪啊……

 

 

东京大学的专家承认,随之带来的各种核灾难,导致福岛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核辐射污染的实验场。

 

 

这些动物和生物,到底受到了放射性物质何种影响呢?这部纪录片试图解答。

 

原来,早在2011年灾难发生后,专家组立即对这些植物、动物、微生物进行了追踪调查,因为在他们看来,只要连续追踪,就能够看出影响。

 

 

他们观察到了植物包括树皮、杉树、扁柏等,体内都有放射性物质存在。因为放射性物质中的铯,跟作为营养的钾物质非常接近,因此被植物毫无排斥就吸收了。

 

又比如老鼠,出现了染色体异常,有2条直接被射线切断了。虽然对比没有污染的老鼠,异常发生率在现阶段统计上并没有出现差异,但专家认为仍有必要对数万个细胞再进行分析。因为要证据准确告诉国人,辐射究竟是如何影响动物的。

 

 

蛇的身体内都是放射性物质,

 

 

跟正常的猕猴相比,避难区猕猴的骨髓变得基本没有造血细胞,都是白色的脂肪。被测试的9只猴子中,铯程度越高,骨髓的造血细胞个数就越少。

 

 (左边为测试的猕猴,右边为正常的猕猴)

 

纪录片中还大篇幅记录了野猪这种野生动物。母野猪在镇上直接养育小猪,爆发性地繁殖,大小成群地过街……专家通过在一只捕获的野猪上装载GPS,还有小型摄像头后,发现10天内,野猪根本没有去森林活动,而是出没在原本人居住的地方。

 

 

截止至2016年纪录片拍摄时,驱逐队已经在避难区驱逐了近9500头野猪,但野猪毫无减少的趋势。兽医认为,因为野猪觉得这就是它的栖息地,所以不会离开。而驱逐队却认为,即使人住进来,它们也不会离开。

 

连日本东北部最美的赏樱圣地——福冈町,就算开满了联排樱花,原居民们都只能偶尔回来,坐在大巴上进行观看了。

 

 

这次地震引发的各种灾难,对当地生态改变很大,而对一个叫山寺纯(Jun Yamadera)的日本创业者而言,改变同样很大。

 

山寺纯还记得3月11日那天的感觉,他说,自己也曾一度以为“世界末日了”。

 

那一天,山寺纯所在的会津若松市离核事故现场大约只有120公里(75英里)。“停电了,大家收不到新闻消息,但大家都传说福岛的核电厂爆炸了,核芯溶了,没办法逃跑了”。空气中弥漫的都是沮丧的气息。

 

庆幸的是,自己活了下来。但家乡会津若松市这个曾经著名的观光旅游城市,事故发生后,游客人数下降90%,游客不再,生机不再。山寺纯说,走在城里,就像个“鬼城”。很想帮助家乡“改变点什么”的他,不知道从何做起,直到他看到一张年少时的照片。

 

 

没错,就是单车。在各旅游城市都纷纷提供城市单车的趋势下,“共享单车”可以吸引游客来到城市自在的漫游,但这并不是山寺纯想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山寺纯希望重新定义“单车轮子”,于是就有了“福岛单车”(Fukushima Wheel)。

 

加载辐射传感器 可测PM2.5

 

福岛核事故后,尽管政府和各种机构会公布各种辐射剂量的检测数据,但山寺纯说,人们已经对政府出现“信任危机”,他们天然不相信这些数据,所以能够边骑边实时检测所经过地方的辐射量,是“福岛单车”的一大特色。

 

这是如何实现的?

 

原来车身载有一个约165*105*60mm大小的盒子,里面装有辐射传感器,可用来收集自行车经过之地的辐射数据。这个环境传感器,是由全球公民环境组织Safecast开发的,山寺纯正是Safecast的顾问之一。

 

 

 

在311大地震之后,Safecast迅速成立,开始监测,收集和公开分享环境辐射和其他污染物的信息。还迅速汇集了各类人才,建立了自己的传感器。

 

除了辐射之外,这个环境传感器还能测温度、湿度、一氧化碳、氮氧化物、臭氧、甲烷等的浓度。山寺纯认为,对于不需要检测核辐射剂量的城市来说,其余的环境数据可能更为需要。针对目前空气污染重要的指标PM2.5,新的感应器也正在测试。这个专门的PM2.5的感应器版本,体积会更小,而且成本有望仅是核辐射感应器成本的1/10。

 

当游客一边骑“福岛单车”,一边就能从同名的APP中读到即时数据,同时还会把当地的核辐射、空气指数等各种数据上传到Safecast的云端,任何关系数据的用户都可以从网站进行下载,现在仅核辐射数据就已达到6500万条。

 

让自行车变成移动的广告

 

“福岛单车”的另一个特色就是后轮加载了LED灯技术,在骑行过程中,后轮会自动发光,且转动时可以构成不同的画面。

 

 

山寺纯介绍,为单车叶轮植入不同照片的程序已在美国申请了相关专利,如果“福岛单车”进入北京、阿姆斯特丹,或者赫尔辛基,轮子画面都可以根据地点做出改变。在北京就可以显示“Beijing Wheel”。“哪怕你希望让街上的人看到你的自拍,也是可以的”。

 

这同时意味着,“福岛单车”完全可以承接广告。试想一下,发光的轮胎,变幻多彩的画面,这样行走的广告是不是颇吸睛?

 

解决问题需要完整的体系

 

从2015年3月开始,“福岛单车”创立,这已算是较早的“共享单车”了。为什么没有火起来?山寺纯坦言,3年前刚开始融资时,还没有什么人在讨论“共享单车”这个概念,因为投资人会觉得,单车就是便宜的代步工具而已。

 

当前中国的共享单车火起来了,这让山寺纯很高兴,因为他认为,“共享单车”这个理念被大众接受、理解了,他不再需要去重复这个概念。

 

但山寺纯坦言,自己还在进行融资,但某些投资人可能只问你“你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或者只关心“环境感应器”,又或者更关心“LED灯的车轮技术”,然而,“福岛单车”应该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并不仅仅是单车的某个部分,或者是否盈利而已。

 

山寺纯说,自己所期待的共享单车,带给大家的不仅仅是“最后一公里”的代步工具,还包括对环境的诉求,个体对生态的贡献。因此,他很欢迎跟中国的各种共享单车合作,因为“福岛单车”所能提供技术层面的需求,可以让“共享单车”发挥更好的社会价值。

 

目前,有10辆“福岛单车”在会津若松、东京、神户等城市进行测试,公司也正进行150万美元的A轮融资,以帮助单车进行量产以及进行更多的测试。

 

“得知自己患胰腺癌后,乔布斯每天起床就会问自己,如果这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天,这会是你今天想做的事情吗?”

 

山寺纯说,自己时常用这句话来激励自己。因为生命是脆弱的,11万人因311地震、海啸死去了,自己也无法预测哪一天会以什么方式死去。

 

从1995年开始进入科技创业的他,如今还在用自己名下其他公司的利润补贴着“福岛单车”的创业,只因为他坚信,“福岛单车”就是自己每天都想要做的事。

 

巧合的是,拍摄“辐射森林”(Radioactive Forest)的导演之一恰好也是山寺纯的朋友。在他看来,纪录片里的教授们哪怕头发苍老,还愿意从灾难起就花上数年、乃至未来数十年去观测这一系列改变,而“福岛单车”仅仅花了自己3年,所以他依然有耐心。

4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