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体 登录 申请加入
2016-12-31 10:39

指望时间——踏入2017

立方照片分享

指望时间——踏入2017

 

       过去的一年,2016,与过去的无数年,对于人类,有什么不同?黑天鹅与飞猪,中意抑或无奈,差别只在于你我的内心,而结果由你我各自的社会演绎。抗拒在结果面前的无力,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发地苍白,旋即把人类拖入下一段旅程——2017。东方比西方更早地告别2016,踏入2017,这是宇宙设定的先后,年复一年的周而复始。

 

      最先踏入2017的东方,并非有怎样的自身牵引力,而只是依附于地球的旋转,后来的西方,即便发明了蒸汽机,使用了核动力,也无力驱动宇宙的运行。人类依旧如常地委身于自然,在对自然的认知中步入新的一年。

 

      人类认知的过程包含了太多的一意孤行后的五花八门,以至于杀戮从未在人类的兴趣中剥离,乃至对杀戮的解读都变幻莫测至千奇百怪。这是人类的无奈,我们尚未学会妥协,自以为是的选择令革命时常在某些人类的意识中扮演着杀手的角色。人类或许永远都无法摆脱食肉动物血淋淋的生存法则,但血淋淋于人类自身,是否能够逐年地递减?造福于人类的科技,在人类逃脱自然杀戮的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有效的作用,它们也力求在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中释放应有的功效。只是人类中的某些异类,用扭曲的认知,诱逼行为,竭力放大着人与人之间的伤害。恐怖着的不仅仅是追求杀伤力的杀戮本身,还有披着极端无私的各种主义,将杀戮以及杀戮之后,统统变成了向善良的人类宣誓淫威的图腾。

 

      2016,在追求自由的西方,黑天鹅,帮助人类欣赏,社稷,不得不揭开面具的社稷。

 

      2016,在闭关强权的东方,飞猪在天,风却要停了。人们担心猪的衰落,继续观赏着猪在不断下落的过程中如何持续洞穿人类的认知底线,想象中的翅膀已然超越撞向世贸双塔的飞机,迫使你我低头无视着:

 

      人民,不得不认怂的人民。

 

      在权利面前,人民是一贫如洗的穷光蛋,如同在雾霾笼罩下的权利。人民刚刚拥有生下第二胎的权利,却并没有可以装进权利的笼子。人民的唯一财富就是时间,子子孙孙,千秋万代。权利从来都是由时效和区域来界定的,区域,即便由墙来完整地围合,也终究会有坍塌的那一刻。时间,在剥夺卡斯特罗权利的时刻,毫无商量的余地,随后谷歌便悠然进入古巴。时间,在授予川普超过270张选举人票的刹那,亦毫不迟疑,跟着就有成千上万的人们自发聚集到美墨边界筑墙。权利的赠予和收回,时间成为必然的主宰,不同于需要编织与操控的笼子,历史的时间时时刻刻都在证明着它对权力的收放自如。它是人民唯一的指望,人类文明进步的终极保障。权利可以无法无天,却无法改变时间对其命运的掌控。

 

      指望时间,踏入2017,即使错过上一个春天,下一个春天也会在不远的将来等待着我们。

 

立方照片分享

2016年12月31日 于波士顿

23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