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体 登录 申请加入
空空般若的立方时空 我是赤道线上奔跑的企鹅,在梦里自由飞翔……
基本信息
  • 位置:
  • 时间:
  • 星座: 白羊座
  • 婚姻状态: 单身
空空般若的立方时空随笔默认分类
2016-11-14 17:59

镟柿饼

把新鲜的柿子镟掉皮,仅仅是做成柿饼的第一步。随后要挂串晾晒,然后覆盖柿皮层叠收起,以吸取柿饼中的水分,称之为“出水”。出水的柿饼需要反复晾晒,收藏,直至柿饼表面出霜。雪白的柿饼甘甜可口,整个工序极需晴朗温暖的日子,持续时长约四十天之久。

视频连接:https://v.qq.com/x/page/s0346khyq5r.html?ptag=baidu.br

 

 

每一年,大约从农历的九月中旬开始,家乡的人们就开始做柿饼。繁琐的工序,直至下雪之前才宣告结束。倘若晴天还好,碰上阴雨连绵的日子,所有的忙碌还会因为柿饼发霉而终止。在北方,深秋季节常常多雨,能够成柿饼的年月,实在是少的可怜。

近些年,将柿饼做成产业的,应该是富平人。富平的柿饼,外销主要是在韩国,有人将这做成了产业链。至少,在我前年去富平拍摄柿饼制作工艺时的状况,便是如此。

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听说过有人贩卖柿饼,企图送出国门。然而,栽在了边防检疫这一关。上好的柿饼表面会覆有潮霉,白白的颜色,味道甜美,属于一种真菌——在科学仪器检测下,所得出的结论当然不过关。据说,那个人的柿饼被倾倒进了大海,血本无归。

而我,关于柿饼的记忆,从小时候就开始了。不光是在我家,即便是在外婆家,也留下自己偷吃柿饼的深刻记忆。那时候外婆还住在半山腰的窑洞里,每个冬天在她外出串门的夜晚,便是我偷食柿饼的最佳时机。盛放柿饼的小笼就挂在窑洞顶壁,绳索低垂下来,刚好到我站在炕上踮起脚尖时的头顶——我佯装着睡觉,等外婆离开时就起身取一个。只取一个就好!往往,按耐不住,每晚时不时就会多吃了三五个……

日积月累,等到过年外婆想要拿出来招待客人的时候,就会发现:所剩无几。不用怀疑别人,偷吃的除了我,就不会再有别人。大人们所担心的并不是偷吃这件事,而柿饼其实很难消化的。幸运的是,在印象里。因为偷吃消化不良的情形,似乎从未在我的身上发生过。

其他的孩子好像就没这么幸运,我听说过不少小孩因为贪吃柿饼闹腾得去了医院,打针吃药,上吐下泻,然后成了笑话被谣传很久。

今年,晴朗的日子居多,眼看着,柿饼是要成了。而我,见证了妈妈在做柿饼时反复而平静的时刻,愿与大家一起分享!

镟柿饼,柿饼,关中,习俗,西安

封面图片:这张伫立着稻草人看守柿饼的现场,是隔壁阿婆家的。稻草人有驱赶雀鸟钳食柿饼的职责,日夜谨守,否则到了最后都会被鸟儿折腾得稀烂了。从图片能够看出,阿婆在做柿饼所耗费的时光——先前做的已经有些黑干,而新做的颜色鲜亮。

6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