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体 登录 申请加入
2015-08-16 14:12

人民币贬值为何让全世界发抖?

人民币,贬值,克鲁格曼,诺贝尔经济学奖

当人们纷纷猜测人民币贬值是否成为一种趋势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再次发声,在他昨天发表的《人民币贬值不该浅尝辄止》中如此写道:“然而中国既没有让人民币汇率浮动,也没有充分地贬值,让投资者觉得未来一定会上涨。它只是稍稍有一些贬值。查理·金德尔伯格(Charlie Kindleberger)管这叫“啃第一口樱桃”。(谁会只吃一口樱桃呢?)中国现在已经标明它的货币挂钩不再牢固;但贬值又远远不能创造看涨的预期。这一来一去会让投资者确信,这个货币的未来走势是下跌的——也就是会加剧资本外逃(看起来已经开始了。)接下来呢?中国可以直接让人民币汇率浮动;以中国经济目前的状况,肯定会出现大幅贬值。但这会严重加剧贸易对立,给外交政策带来麻烦。也许这样的牺牲是值得的,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领导层打算走出这一步。他们只是走出了一小步,创造了一点微不足道的效益,却导致前景预期的不稳定。

在克鲁格曼眼中,这次人民币贬值仅仅是个开始,中国显然并没有采用一次到位的大幅贬值,从中可让我们看到一种情感的纠结,从前年的“以紧缩提升产业发展”逐步退入去年的“适当点对点注入活力”,直至今天通过人民币贬值出口通缩,出口过剩产能,中国领导人不得不放弃被接纳为SDR(特别提款权)会员的期待,转而恢复使用二十年前通过人民币贬值扩大出口的思路。这种思路被证明的确有效,当中国保持对美国每年出口顺差高达3000亿美元以上时,无论是进口商还是投资商们对于人民币都趋之若鹜,人民币受喜爱的程度并不亚于任何一种SDR成员货币。

当领导人一直期待紧缩政策会提升中国产业升级时,却没有预想到这种思路非但没有真正发生效果,反而一再加剧中国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债务膨胀,创新力没有足够的发展,而产能过剩却愈演愈烈,这导致国际热钱从去年底开始逐步看空人民币,最近的股市被做空只是这种心理的一种呼应,成了压垮人民币的最后一条到场。产业升级是美好愿望,但债务危机和产能过剩却是燃眉之急,人民币贬值让无数中国出口企业松了一口气,但问题是他们到底能高兴多久呢?

假如把世界经济比喻成当年的泰但尼号游船,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便是撞破船底的冰山,尽管QE如同一只抽水机不断排水救船,但世界经济依然没有根本好转,即使最荣景的美国也依然时好时坏,严重依赖债务放水和金融投资维持非常微弱的增长势头,欧盟与日本根本没有起色,其他地区充满了不明朗预期。中国对此已经作出了巨大牺牲,从投入4万亿人民币到后来独自保持人民币汇率高企,每次都显示出高风亮节伟大形象,一方面继续带动各个原料生产国对中国出口,另方面呵护东南亚各国与中国的出口竞争,成人之美,发挥了伟大国际主义精神,得到的却是外汇锐减,出口下降,顺差消失,而越南等国更加变本加厉与中国展开南海争夺,中国实在没有理由继续用人民币高企来补贴这帮不仁不义之徒。今天人民币贬值开个头,一是杀那些长期以来讹诈中国原料进口价格的国家,二是杀那些吃中国饭却加害中国的国家,这不是权宜之计,而是国际发展战略方向性改变。

此时美国还在做着“美国企业回归故土”的美梦,而日本依然期待安倍经济学能让日本经济起死回生,欧盟还在为希腊危机和俄罗斯武力干涉焦头烂额,轰然一声中国转来了人民币贬值消息,马上让美联储加息几率大大下降,美国企业很可能再次转向中国加工市场,热钱不但不会马上离开中国,而且将等候美元下跌的信号。一旦各国争相货币贬值,没有一个国家能像中国那样获得转嫁过剩产能的优势,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如中国人那样喝出血本占领市场。记得上世纪八十年年代初,一位中国领导人被外商提问时的回答:“我们不会贪便宜买二手设备,赚钱是我们次要目的,我们要买你们最好的设备,有了它就如有最好的武器,用这些武器把你们打败,让你们永远站不起来!”这是何等的豪言壮语,这三十年来我们何尝不是卧薪尝胆来实现这个目标的呢?没错,中国人喜欢模仿,就如著名经济学者熊彼特所言:“模仿是另种创新模式,它一方面消灭原因的创新价值,又以更低的成本获得创新价值,推动整个市场发展”,正是这种“创新---模仿---创新”模式的循环导致了经济周期性发展,这何尝不是中国这个巨大生产和贸易国家对世界发展的伟大贡献?

按照克鲁格曼的预想,人民币贬值代表了中国领导人的思路改变,它意味着中国将再次开启“另个三十年”的征程,让世界哭泣吧,让世界发抖吧,中国已经在许多行业中具备提供几个地球所需的产能,而且越来越多,请问有那个国家看了不发抖呢?中国经济不是一个单纯的供需关系问题,而是一种恒久不散的产能过剩膨胀现象,谁也解决不了,除非这十四亿人民能找到另个可以移民的“地球”。

28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