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体 登录 申请加入
等你来爱我的立方时空
基本信息
  • 位置:
  • 时间:
  • 星座: 双子座
  • 婚姻状态: 单身
等你来爱我的立方时空随笔默认分类
2015-07-15 09:28

朱建军谈意象对话心理学——意象对话的创立

意象对话的创立

1986年我读心理学硕士的时候,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心理学正传入中国并产生很大影响。不论是真的博学还是假的博学者,都需要能在嘴上提一提弗洛伊德,或者能够说几个精神分析的词汇。这就如同现在的学者必须要知道哈贝马斯一样,和时尚女孩必须要知道PRODALV一样。我当然不能免俗,所以也去读弗洛伊德,一读就沉迷其中而不能自拔。

精神分析的一个主要技术是释梦,我那时狂热地练习释梦,每天早晨可以不刷牙,但是不能不回忆自己的梦并且分析,当然也要找别人的梦进行分析。逐渐逐渐,发现弗洛伊德的释梦方式并非最佳,他的方法过于繁琐理性,缺少我们中国人最擅长的顿悟——作为一个说着德语的奥地利人,弗洛伊德太严肃了。于是我尝试改进释梦方法。一次,期末论文我写了对弗洛伊德的一些质疑,我的老师说:“你的想法和荣格的一样啊”,我又好奇了:“谁是荣格?”

于是去寻找介绍荣格的书,这好像也不很难找,于是我又知道了荣格的思想,知道了他和弗洛伊德的差异。最让我深深认同的是他指出,“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都活着一个原始人”。我能感觉到有这个原始人,这个原始人用不符合逻辑,却生动形象的方式思考,他是我们灵感的源泉。

除了弗洛伊德和荣格,我广泛阅读了许多各种各样的著作。逐渐我形成了一种观点,那就是我们人类有不同的认知系统。有一种原始认知方式,是原始人所使用的,也在现代人心理中继续存在着。它实际上不仅仅是单纯的认知系统,而是认知、情绪和意向性行动为一体的一个系统。我当时还自己为它起了个名字叫做“谐知系统”。我写了一本小书,大概10万字的样子,讲我对这个心理系统的了解——不过那本书至今还没有机会出版。

佛家和道家的思想也持续不断地给我影响,虽然在那时候我对佛道的理解还十分浅薄。

硕士毕业后,到高校教心理学,同时正式或非正式地做一些心理咨询工作。工作中,我尝试使用着各种心理咨询与治疗的技术,精神分析、认知疗法、合理情绪疗法等等,逐渐体会到各种疗法和各个文化的特点有关。追求深邃的德国人,就会适合精神分析这类深入的心理疗法。追求实用的美国人,就会更适合认知疗法以及行为疗法这类简洁明确而见效快的方法。那么中国人呢?我在摸索。

我并无意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心理咨询方法,我所做的无非是,什么方法最能有效地帮助我的来访者,我就用什么方法。后来我发现这本身是一种很好的创新途径。正因为中国人不同于外国人,所以能有效帮助他们的方法,一定和外国人传来的方法有一点区别:就好比我们是一个量体裁衣的裁缝,那么我们最后裁剪出的衣服一定不同于外国裁缝,这并非是因为我们打算创新,而是因为我们的客户的身材不同于外国人。当然,我的思考的见解,也为新技术的创立提供了主要的基础。在这样的过程中,我感到一种新的心理咨询方法——意象对话——逐渐成型了。

刚刚创立的意象对话技术还比较简单,我希望能够进一步改进的时候,我考上了博士生。读博士期间,相对来说时间充裕了很多,而且,大学的环境也非常适合思考和探索。我躲在实验室中,用自己做实验品,给自己做意象对话,做了不少。另一位博士在这个时期加入意象对话的研究,做了不少的改进。经过那3年之后,意象对话技术有了长足的改进。

1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