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体 登录 申请加入
2015-06-09 11:40

中国实体经济运转空前受阻的真相“大揭秘”

中国A股很振奋,中国实体经济却很“糟糕”。今年以来,中国股市逆市繁荣,遭到众多国内外权威轮番炮轰,究其原因,在于股市和经济基本面严重背离。如今,在银行资金惜贷、地方投资放缓、房地产持续低迷三大合击下,实体经济运转空前受阻,尽管众多专家献计献策,但始终未见好转,那么原因在哪里呢?

中国实体经济,空前受阻,股市逆市繁荣
中国房地产持续疲软使各级地方基建投资严重放缓

6月8日,中国沪指冲上5100点让无数股民关心鼓舞,与此同时,关于实体经济一系列“不详”数据出炉,使中国经济呈现出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尴尬格局。尽管今年二季度以来中国发改委不断推出新项目,同时中国央行频施降准降息大招,但累计投资增长放缓的大趋势仍难以扭转。综合多方预测,今年1—5月,中国投资同比增长11.8%左右,低于1—4月的12%,累计投资同比增速连续第11个月放缓。

中国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今年1至4月固定资产投资资金来源增速6.5%,比前3月下降0.3个百分点,难以支撑较高的投资增速。5月,周频的中钢协综合钢材价格指数持续走低,高频的主要建筑材料价格都在下降,高频的水泥价格分区域全部下跌。从趋势看,5月投资需求依然很弱,近期投资增速有进一步下降压力。

央行货币政策传导途径不畅,是实体经济持续恶化的重要因素之一。面对经济持续下行压力,今年年初以来,中国央行连续数轮降准降息,但释放的流动性大部分滞留在银行体系之内,让实体经济继续饱尝在“资金链紧绷”之苦。

“目前中国银行业除了向央企、国企提供信贷以外,对其他产业尤其民营企业往往惜贷。因为,在经济低迷背景下,银行放贷的前提并非盈利,而是在最大程度上规避风险,防止潜在坏账的发生。”分析人士认为,多年来,政府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是拉动中国经济的主导力量,但由于当下两大驱动引擎停滞放缓,为其提供配套服务的产业,例如钢铁、水泥、有色金属、机械、玻璃等领域,自然在多米诺骨牌效应下举步维艰。处于官方媒体经常所称的去杠杆化阶段。如果没有中国政府大规模投资推动,这些产业领域将继续呈现萧条局面,银行业也必然惜贷,使之陷入投资受阻—货币断裂的恶性循环中。

如果说政府投资是驱动实体经济运转的关键支撑,那么土地出让金则是中国各级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源泉,成为维系地方投资的支柱。可以说,地方投资—房地产——实体经济三者间环环相扣,形成紧密共生的利益团体。但众所周知的是,由于中国房地产持续疲软,让各级地方政府“土地财政”运转模式严重受阻、财政入不敷出。虽然中国政府和央行通过债务置换缓解了地方债务压力,但在房地产回落低迷大背景下,各级地方债务对投资也是有心乏力,普遍采取观望态度。

数据显示,中国去年投资完成率虽然达到86.8%,但个别领域重大工程投资只完成一半左右;全国建设用地供应量下降了16.5%,已供土地使用率只有50%左右。地方政府的不作为被认为是今年以来投资增长放缓的重要原因。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表示,最近一两年来,一部分地方政府官员出现了慵政怠政的情况。他们在其位不谋其政,对各种改革和稳经济的措施消极怠工,宁肯不出错也不做出头鸟,担心各种各样的肃清措施会落在自己头上。这直接导致许多促进发展的政策和措施迟迟不能到位,加重了当前经济发展趋势下行的格局。

其实,中国各级地方政府并非不想有所作为,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2008年4万亿救市政策出台后,全国史无前例的基建“大跃进”开启,然而,这4万亿中央和10万亿银行信贷,充其量不过是前期资本投入,后期需要资本按照几何级别增长,也就是说,需要M2规模持续扩张。货币可以无限发放,而资源无法再生,货币投放速度必须要和经济潜在增长率相匹配,否则必然引发剧烈通胀。由此不难看出,如果中国政府不进行大规模放水,无论房地产还是地方基建项目,均很难回暖,毕竟,货币是经济运转的血液,离开货币支撑,一切只是空谈。

据悉,中国决策部门显然决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5月1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部门和地方开展重点督查,坚决打通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政策落实的“最先和最后一公里”,推动重大项目尽快开工、重大政策和改革尽快落地、重大民生任务尽快见效。通过抓典型、严问责,确保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任务。

另外,交通银行金融运行中心认为,6月是否降息虽然存在不确定性,但年内准备金可能再次下调。针对复杂的经济金融格局,货币政策将注重松紧适度,适时适度预调微调,保持货币金融条件中性偏松,特别是将注重优化市场流动性和信贷投向和结构。6月是否降息既取决于经济运行是否在“合理区间”,也取决于社会融资成本下降的程度。年内准备金率可能再次下调0.5-1个百分点。

客观看,无论政府财政刺激,还是央行的降准降息,充其量只能起到缓解作用。任何国家经济体,在经历一轮繁荣经济周期之后,都必然要进行收缩调整,在这个过程中,落后的产能(产业)被经济规律无情淘汰掉,同时社会物价和生产资料价格回归到一个正常水平,当经济资源被大量抽离出来,投入到富有创新职能的产业领域中时,新的一轮繁荣周期才能开启,这是规律,并不以人的意志转移。

结合目前中国经济,长期以来,过多的经济资源朝政府投资领域倾斜,国内消费一直处于疲软状态,因此,中国政府考虑的重点应是轻投资、重消费的战略模式。将改善民营企业经营环境、完善民众福利保障放在首位,这样,才能达到提升经济生产力的目的,助推经济在纵深结构调整中完成“推陈出新”的循环。否则,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短视行为,对实体经济运转无法起到实质性改善作用。

10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