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体 登录 申请加入
2014-07-17 19:59

如何了解日本

 

 

 

 

 

 

 

 

大家,读书

 

 

(与会嘉宾,左起腾讯微博副总编辑杨瑞春女士、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先生、腾讯《大家》专栏作家姜建强先生)

——————————

日本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观光客眼中的日本,与真实的日本到底存在多大的差距?

中日之间存在误解吗?产生误解根源在哪里?

——————————————————————

2014年7月16日,腾讯《大家》与社科文献出版社合作的新书《中日之间:误解与错位》首发式在日本东京外国人记者俱乐部成功举办。

本次活动,吸引了百余位在日作家及媒体人参与,包括日本前首相、东亚共同体研究所理事长鸠山由纪夫;日中协会理事长白西绅一郎、《中文导报》社社长兼总编辑杨文凯、腾讯《大家》专栏作家李长声、姜建强、张石、刘柠、野岛刚、唐辛子、饮冰、蔡孟翰、王东等。腾讯微博副总编辑杨瑞春、腾讯《大家》主编贾葭作为《大家》的代表,与众多知日派作家畅谈中文写作的未来。

 

 

 

大家,读书

 

 

关于《中日之间:误解与错位》这本集结了30余位知日派作家稿件的Mook书,与会嘉宾给予了极大褒扬,并就其中的“通识”“误解”等关键词发表意见。在本书出版之前,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先生曾为本书撰写序言。在本次首发式上,鸠山先生再一次阐释了他眼中的“误解”的根源——中日之间,似而不同。而在白西绅一郎眼中,“误解”恰恰是误解本身,是一种“不学”的借口。

在本次会上,腾讯《大家》专栏作家李长声、姜建强、刘柠、张石、野岛刚等,就写作本身进行的讨论,可以说是迄今为止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跨文化写作最大的意义。在观光客的眼中,日本是有秩序的,干净的,但这种干净和秩序如何形成?其背后有什么因素在推动,历史进程又是怎样的? 许多问题,仅靠走马观花,极本无法解释。

在此,《大家》第一时间推出本次活动的文字实录,如果您对日本文化有兴趣,如果您对跨文化的写作方式有所疑虑,或者,您对中日关系如何发展找不到共识所在,请阅读下面的文字实录,也许您能从其中,细细品出三味。

【通识:腾讯《大家》新书发布会实录】

 

 

 

大家,读书

 

 

(与会嘉宾,左起李长声先生、唐辛子女士、刘柠先生)

主持人:

姜建强:日本《中华新闻》总编辑 、腾讯《大家》专栏作家

主持·翻译:

 

张颖:知名摄影家,翻译家

【第一部分:关于中日关系的“误解与错位”】

发言人:杨瑞春(腾讯微博副总编辑)

我们今天能够相聚在这里,是因为腾讯《大家》栏目的第一册Mook书《中日之间——误解与错位》付梓上市。这册书是二十余位关心、研究日本问题、中日关系的学者、作家在腾讯《大家》上的文章结集,也是我们腾讯《大家》创立一年半以来,第一册结集的纸质书。现在我们打开手中的书,在目录页里出现的大部分作者,今天都来到了我们的发布会现场。

腾讯《大家》栏目在创立之初,就非常注重来自日本作家、居于日本的华人作家的专栏文章。日本作家、以及有日本背景的中国作家,在写作上有非常明显的值得钦佩的优点,特点就是都能以翔实的资料立论,论点也有很多人所未言。因此,我们有意识地邀请了一批日系作家加入了我们的专栏写作。

在中国互联网上,关键词包含“日本”的新闻,总能引起中国读者极大的兴趣。日本在中国部分网民那里是一个模糊而明确的存在。模糊是因为他们并不愿深入地了解日本的政治、历史及生活,明确是因为他们总是不自觉地把日本作为想象中的“敌人”。但吊诡之处又在于,其实很多网民对日本流行文化又特别了解,比如动漫、影视,悬疑小说等。他们在文化上对日本有一种依赖感。也许在日本国民中间也存在类似的情况,中日彼此是“熟悉的陌生人”,甚至一方面越来越熟悉,一方面越来越陌生。

媒体人不是政治人,媒体人应该有自己的方式去讨论中日之间的问题。作为媒体工作者,我们认为,有必要让中国读者接触到一个真实的日本,接触到一个有血有肉、更丰满的日本,不因为政治丑化,也不因为政治刻意修饰。我们希望的,是让中国读者能够更客观地认识这位邻居。

我们以为,这些文字经得起历史以及未来的考验,经得起中日两国读者的检验。这种结集此后还会继续,我们要让更多的人看到腾讯《大家》的努力与用心。

发言人:白西绅一郎(日中协会理事长)

关于中日之间的问题,有一大学教授一直说,很多问题是由误解造成的,我把他叫做“误解教授”,其实误解这件事,就是由不学习和认识不足造成的。

似近而远,似远而近,就如元旦和12月31日的距离,是昨天,又是去年。大家非常喜欢用“一衣带水”这个词,但其实,这个词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用的。

我认为所有的事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包括中日之间的那些主权领土问题,也都是相对性的,否则这个世界上战争不会消亡。我不承认价值观外交,很多价值观其实都是相对的。我们要能够包容自己持不同观点的人,学会让步。

误解这个词,本身就是一种误解。只有学习才能加深理解,消除误解。有时候,让步不代表示弱,站在地区和平和世界和平的高度,很多误解都是可以消除的。比如防空识别区域的设置,有人目为一种挑衅,也是因为不了解情况而导致的。

我们不应该用“误解”这个词来解释因为不好好学习而无法理解某些事的现象,最重要的是价值观,自己有自己的价值观,他人有他人的价值观,相互理解,才能相互认同。

发言人:杨文凯(《中文导报》社长、总编辑)

腾讯《大家》在东京举办“通识——面向未来的中日之间”大型研讨会及新书发布会。在当前中日关系的大背景下,此举展现了历史的视野、文化的自信、知识人的勇气,还有互联网的影响力。

首期Mook《误解与错位》,由知日派文化长老李长声先生领衔主编,汇聚了中日两地众多知日派作家的深思熟虑。所以,首期Mook书系深入探讨了日本社会文化的各种层面和侧面,堪称向中国读者系统呈现真实日本、深度日本、立体日本的代表作品。

今天,看到旅日作家们展现出群体智慧,为沟通中日文化理解而集体发声,《中文导报》感到由衷的高兴。祝贺腾讯大家,更为知日派鼓掌。

要想认识一个国家,了解其文化和传统算是一条捷径。文化究竟在国家关系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确乎值得探究。

我想,有关文化理解,不出三种基本态度:一曰“以己度人”,二曰“换位思考”,三曰“价值判断”,即彼此跳出立场对峙和感情纠葛,试着从更高的价值层面出发对不同文化做出理解和评价。

腾讯《大家》探讨会的主题是“通识——面向未来的中日之间”,让我联想到章学诚在《文史通义》中提出的“通识”概念。章学诚主张“才、学、识,三者得一不易,而兼之尤难”,治史需贯通古今上下、打通不同门类,用思想、观点、哲理作为贯穿重点,形成“通识”最重要。

发言人:李长声(腾讯《大家》专栏作家)

我们大都是住在日本,又喜欢或愿意写写的。我们写的是日本,写的是在日本的生活,也写我们对祖国的关心。基本是发表在报纸上,多数是日本的中文报纸,腾讯《大家》这个新媒体主动来约稿,壮起胆子试着写了写,觉得很有趣,体验到新媒体的好处。

《大家》的影响确实大。而且,立刻就能够看到读者的反应,有褒有贬,也有无聊,但可以使作者认识自己、矫正方向,这正是纸媒体难以做到的。

我不知道其他新媒体是怎么做的,这次《大家》又把活动做到了日本,这不仅是他们的发展与影响所致,也是对我们作者的鼓励。说老实话,除了一些有某种关系和背景的人,我们这样的作者是不大被关心的。

这次活动基本是民间的,也几乎是我在日本二十余年第一次有机会参加社会性活动。在当今形势下,大家做这种活动可能是需要见识、胸怀和胆量的。感谢腾讯对在日写作的关心和支持,我以及同意被我代表的人愿意作《大家》的忠实读者,也愿意作《大家》的忠实作者。

希望今后还能有这样的活动,那时会有更多的新作者参加。

发言人:野岛刚(腾讯《大家》专栏作家)

作为大家作者中为数不多的日本人,我想简单地说几句。我为大家撰稿一年多了。每月两次,点击数时多时少,虽然我也为此时喜时犹,但坚持从日本面向中国,书写我的日本论、中国论。

与日本人的中国观相同,中国作家也无法避免“想象中的日本”。因此,我希望通过日本人的视点来撰写日本论、中国关系等,让中国读者拥有更为均衡的对日观。

有许多的中国人,在日本的学术界、言论界、媒体等,用日语发表作品、言论,十分活跃。他们从中国人的角度向日本人传递与日本人不同的中国观,因而保持一定的思维均衡,并获得好评。然而目前,能用中文说话、参与讨论的日本人极少。

加藤嘉一曾经在中国十分活跃。关于他本人,褒贬不一,然而我认为他很重要。或许可以说,他是战后第一个对中国的言论界产生巨大影响的日本人。我必须比他更加专业、更为慎重。本次笔会的主题是“误解与错位”,我想,包括我在内的更多日本作家在中国踊跃发言,定能消除误解,纠正错位。虽然我个人微不足道,但会竭尽全力。

 

 

 

大家,读书

 

 

(资料图:腾讯《大家》专栏作家野岛刚)

【第二部分:站在中日之间,作家何为?】

——这一部分,是腾讯《大家》四位专栏作家的对谈,就“给中国读者呈现一个什么样的日本”,几位作者可说是殊途同归:真实,深度,是非。

李长声:

听到白西先生对“误解”的阐释,我认为有两点很有价值:一是误解源于学习不够,二是有的误解是以误解为名的自我掩盖。第二个问题,就是理解的层次问题,这可能就是造成“错位”的原因。刚才杨文凯主编提到“换位思考”,而“错位”与否正是取决于能否换位思考。我们往往用自己的知识,自己的教养,自己的习惯来理解对方,这就会造成错位的问题。

比如,我前段时间看到一篇文章,提到日本皇太子的女儿上学带着饭盒吃冷饭,让作者很惊讶。这就是完全按照中国的思维观念来看的。在中国人眼中,吃冷饭可能会和贫穷联系起来,这就是一种误读,无形中也给中国人灌输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日本形象。

所以,我觉得,我们怎么观察日本,怎么把一个真实的日本传达给国人,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张石:

我在日本搞华文写作已经20多年了,我写的《东京伤逝》讲的是第一代中国留日学生的故事。与现在留学生的优越条件不同,最早这一代留学生的特点是绝对赤贫,又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家人。这一个群体,在突然转换的文化背景下,经不起生活压力和现实冲击而理想破灭劳燕分飞的例子很多。与鲁迅先生的伤逝一文类似,这正是20世纪末期一种新的伤逝。

我写完这篇稿子以后,有人在互联网上给我留言,提到很多留学生的类似遭遇,让我很有共鸣。在互联网时代,寻找这种息息相通的感觉,对于作者非常重要。

姜建强:

今天,腾讯《大家》能来做一次在日华人作家的研讨会,我感觉很有意义。我刚来日本的时候,对日本文化不算很了解,写文章往往是一种随笔的形式,把自己的所见所思,结合一些与中国文化并行的东西,直接记录下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作者群不断地扩大,读者也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从随笔散文过渡到有线条的、有连续性的专业写作上,是我所思考的东西。

除了随笔之外,如何向中国读者介绍一个真实的日本、深度的日本,是不是可以发掘一些其他的写作方式呢?最近几年,我出版了《另类日本史》《另类日本天皇史》,还有最近的《另类日本文化史》,这些书,虽然是单篇的结集,但从大的主题视野来看,等于是写一个专题,把日本某个侧面的历史文化展现出来,这样,对中国读者来说,从时间跨度上会有一个连续性,能让他感觉到:哦,原来日本历史是这样走过来的。

对我自己来说,这种写作是一种尝试的方向。把看到的和想到的写下来,虽然也是观察日本的一种方式,但这样的介绍还不够,还必须往深度、细部去挖掘,写一个深度的日本,写它的历史和文化。

刘柠:

作为《大家》最早签约的作者,一路写下来,差不多一年半近两年的时间了,可说是见证了《大家》的发展,这个活动同时也是《中文导报》和《中华新闻》协办,这几家媒体,可说是中日关系观察最重要的平台。

我对中文导报杨文凯老师的发言心有戚戚。杨老师提到从日本文化作为切入点理解日本国情,我对此深有同感。作为一个写作者,我虽然也在日本生活过,但生活在北京,所以我对于中国当下的关注会更多一些,唯其如此,在关注中国当下时,会遇到很多的痛苦和精神上的困扰,而在我的人生经验里,日本这个邻国,对我来说,恰好是一个“借鉴的他者”,可以把中国现实放在邻国日本这个坐标里去考量。

与在座诸位不同,我不是长期在日本生活,作为一个“在华华人”,对日本的观察是无法排除想像的。但我觉得,这种想像务必要有一种依据,而最重要的依据就是文化。否则,就会像我写过的一篇文章《想像的异邦,飘忽的照准》提到的那样,对不准焦点。理解异国,本质上就是理解异文化。

今天,大量的观光客生意人频繁来往于中日之间,他们常会在博客或媒体上发表对于日本的观察,比如日本的空气好,碧水蓝天,日本人如何遵守秩序,日本的政治家参拜靖国神社争议等等,但是对于日本文化有一定理解的人,就应该超越这种肤浅的、表面化的记者文字,或者说比较煽情的以及情绪化的理解,而应该追究其背后的文化心理,比如中国人羡慕日本的碧水蓝天,但日本在经济增长期的时候曾经被叫做感染列岛,出过很多公害事件,这个问题是如何解决的?它背后的历史纵深是什么,文化肌理是什么?

即使对日本政治的关注,也不能仅仅停留于它政权交替的描述,而是要追溯到它民主政治的产生进程。作为文化人和知识分子,更应该站在高于观光客和记者文字式的表达,而是要基于对异国异文化的深刻理解,给中国读者展现一个深度的日本,从而影响中国读者的日本观。唯其如此,两国国民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相互理解,越过我们Mook书提到的“误解与错位”的困境。

李长声:

我是从来不关心政治的,友好,结冰,融化,是政治常态。我更注重日本的生活和文化。历史的积淀也好,风俗习惯也好,都有助于理解国民性和人性。许多来日本旅游的中国人,甚至在日本生活的一些中国人,往往只看到日本社会的表面现象,缺乏历史观。我们看中国要有历史的眼光,看日本也要有历史的眼光。

姜建强:

我们经常会遇到从国内来日本的观光团,如果问他们来日本最大的感受是什么,他们最常用四个字来概括:文明清洁。这四个字,对于我们文章的人来说,就要再往下考虑,这种文明是如建立起来的,如何一一代一代无声无息传下去的,日本的清洁是从哪里开始的?这种习惯的源头是哪里?

刘柠:

正如前面各位所说,我们应该超越观光客层面的表述,深入探索文化肌理,影响读者的日本观或中国观。在中国国内,一涉及到日本问题,往往还有一种情绪化的表达,或者说愤青式的反应,那么,作为写作者,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描述日本呢?日语里有个词叫“是是非非”,用中文表述的话,意思就是“是其是,非其非”,无论对中国还是日本,好的地方当然应该正面评价,但对它的暗部,它的错失,也不能视而不见,甚至误导读者,否则,就是一个写作者不可原谅的错误。

【第三部分:鸠山由纪夫vs杨瑞春:一本书可以做到的事】

——在这一部分,就中日之间的“似而不同与和而不同”,日本前首相鸠山先生与腾讯微博副总编辑杨瑞春女士进行了对话。作为媒体平台,一个网站,一本书,也会有微薄之力。

鸠山由纪夫:

首先,要祝贺《大家》新书《中日之间:误解与错位》的出版。

我认为,对于日本来说,美国很重要,中国也同等重要。

从历史上看,日中之间的友好往来,比日美要长久得多。日本从中国学到了汉字,近代的中国也从日本学到了不少东西。中日两国非常相似,但在文化义理上却又有许多不同,可说,中日之间文化差异不小。

由于相似,就被一些人认为相同,正是这种“似而不同”引起了许多的误解和感情用事。我认为我们应该感到欣喜的,不仅仅是我们拥有许多共通之处,更是因为我们有那么多不同。正是因为因为有不同,所以更应该设法相互理解,避免感情用事,相互摸索、学习,有了这种互相尊重的态度,才能构建出中日之间的新关系。

所以,我认为“友爱”这个词非常重要。朋友之间,父辈孙辈之间,都需要如此。但其中亦各有不同。

友爱的重点,在于在保存自己的尊严的同时,认可对方的不同,对对方持有足够的尊重。

所以,今天看到这本《误解与错位》的出版,我非常高兴。希望这本书能推动两国之间的思考,大家共同去探讨这种误解的根源,放下心结,携手合作。

我希望大家能够踊跃讨论,谈谈面向未来的中日关系,为了中日之间的关系能向好的方向发展。正如各位所见,当前中日关系,呈现出的是一种紧张趋势。

对于整个世界来说,我认为最大的难关,是环境问题。中日两国必须要共同面对全球转暖这个事实。印尼将于2020年,横滨将于2040年,都会受到全球转暖的影响。上个星期,日本又受到了强台风的袭击。北京的空气质量问题,甚至影响到了我在北海道的一个选区。

环境问题的解决,已以势在必行。针对这些问题,中日应该携手面对,共享智慧与技术。

北京能够重现蓝天,对日本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我认为,日本首相的靖国神社参拜,以及钓鱼岛的争端,让中日两国首脑会谈一直没能实现,这实为一种不幸。

在我执政的那些年,中日关系非常良好。但后来发生的事——靖国神社参拜及钓鱼岛国有化事件,很多是日方引发的,也让我无法认同。希望在今年APEC之前,安倍首相能明确给出一些信息。

其实,如今中日之间的民间交流,已经发展得非常好了。比如,来日本的中国游客人数,已经增长了30%,这是一个好的兆头。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对中日关系,我们应该有一个全面的路径,美中虽然存在诸多问题,但高层会议已经进行了多次。从美中高层领导的频繁会晤来看,中日的高层会谈,或首脑之间的交流,也是不可或缺的。

我现在已经不是政治家了,但我希望尽自己的力量,与白西理事长一起,与诸位同仁共同推动中日友好。

杨瑞春:

感谢鸠山先生能参加腾讯《大家》新书发布活动。刚才我拿到了鸠山先生的名片,发现“鸠山由纪夫”的“由”字变成了“友好”的“友”。这让我有一种亲近与友好感。非常感谢鸠山先生长期以来对中日友好做出的贡献。

鸠山先生刚才的讲话里,有两个词让我印象很深刻,一个是“似而不同”,一个是“和”而不同,中日之间虽然相似,但有很大的差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这里要讨论中日之间“误解与错位”的理由。也许我们有很大的差异,但我们仍然可以保持友好和平的关系,这个前提是中日之间的相互尊重,尊重历史,也尊重文化。我也希望日本像鸠山先生这样致力推动中日友好的政治家能更多地出现。

确实,中日之间有许多问题需要共同面对,相互尊重和理解,是中日两国人民的共同的意愿。作为媒体平台,我们也希望对此尽自己一份微力。有机会的话,也欢迎鸠山先生能为我们撰写文章。

【第四部分:关于《大家》mook《误解与错位》的由来】

——在这一部分,腾讯《大家》副主编贾永莉与《误解与错位》主策划人赵琼就本书的由来,向在场听众做了简单介绍。

贾永莉:

从2014年2月开始,《大家》推出了一个写作奖项,叫做“星期ONE”,在每周一,我们会由评委选出一篇一周内最有价值的稿子,除稿酬外,追加10000元人民币的奖励。目前,这个奖励已经进行了20期,,评出了20篇获奖文章,现在在座参加这次活动的嘉宾里,,就有3位获得过这一奖项的作者。日系写作,作为《大家》最具核心竞争力的子品牌,已经受到了一些认可。从我们提出日系写作的概念,到今天,知日派的作者在《大家》上真正形成系统,,甚至对写作本身产生示范效应,我们用了一年的时间。

赵琼:

Mook,是一个来自日本的名词——Magazine与Book的混合体——杂志书。腾讯大家是创立于2013年的一个新的网络原创专栏,这是业内率先尝试新媒体、新内容的,但因为网络阅读的即读即弃,腾讯《大家》里好的内容很难从海量的信息中再次被翻出来更别说保存,这时书———或者是更容易收藏、查阅、品读的载体,将新媒体的内容筛选、包装、出版于是便有了大家MOOK第一期《中日之间:误解与错位》的出版。

《中日之间:误解与错位》的顺利出版要感谢社会科学出版社编辑段其刚先生和他们的工作团队甲骨文的通力合作与帮助,以及本期Mook主编李长声先生的尽责,使得大家编辑部的工作能以新的方式得以展现。

 

(注:以上为2014年6月7日“腾讯《大家》沙龙”活动现场实录,由腾讯《大家》编辑整理,未经嘉宾审阅,发表时有删节;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我们)

 

……………………………………

 

【编后语】

《中日之间:误解与错位》的主编李长声先生在《大家》上发文,其中提到“中日二千年友好是个神话”,在大多数时间里,差异与碰撞是永恒的主题。而在今天,当差异一步一步拉大的时候,理解似乎变得更为重要。但是,若是理解仅仅停留在表面,反而有害无益。

我们希望,通过这本《误解与错位》,能给诸位读者带来一个不一样的日本,或者更关键的是,带来一个不一样的看日本视角,正如刘柠先生所言的,是是非非,才是正理。

 

 

 

 

 

2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