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体 登录 申请加入
2014-07-17 13:02

流光吐麝灯花篮

 

当走进苏州那些白墙乌瓦的明清故居时,请想象,堂屋或寝室里挂有一只硕大的鲜花花篮,袅袅吐香。到夜晚,篮筐内竟有一只玻璃灯盏亮起焰光,将花影与篮体编纹的纵横影路投到天花、粉墙与地面,让一室夜色染上宁静的生动。

 

 

 

今天我们作为游客参观旧式民居,因为这些地方往往只会陈设一些几椅床箱之类的基本家具,空荡荡的,毫无生气,很多人会误会先人缺乏享受的能力和手段,生活一定贫乏单调。其实,往昔时光中曾经有过太多细腻的优雅、精致的奢侈,只是淹没在时光之中,我们无缘见识而已。

 

 

被遗忘的细节之一包括,在大约九百年里,轻轻垂挂在空中的鲜花花篮,一直是传统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点缀。早在南宋时,临安(杭州)西湖畔就盛产用鲜花编结的花篮。春、夏、秋三季,手艺人们挑选不同品种的应季鲜花,少则四五种,多则八九种,精心搭配在一起,将长短花枝错落有致地固定在一只竹或藤编的玲珑提梁篮里,出售给游人。

 

 

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清代,《红楼梦》中就写道,莺儿的娘能把各种花草晒干,编成干花花篮。莺儿继承了妈妈的巧艺,她一边在大观园的柳堤上行走,一边随手折下嫩条,编出一个翠叶玲珑的提梁篮儿,再插上沿途采摘的花枝,让一向清高的黛玉都笑赞“却也别致”,然后命紫鹃将花篮悬挂起来。缀满绿叶的柳枝编成的小挂篮,新花袅娜其中,倒也确实配得上潇湘馆“千百竿翠竹遮映”的清幽。

 

 

实际上,由于日常生活中花篮的消费量很大,在富庶城市,均有专门的匠人巧手编扎复杂精美的花篮,通过花贩销往城中各处,供人们买去随处悬挂,享受花香轻轻盈荡。《桐桥倚棹录》一书就介绍,在清代的苏州,从桃花到玫瑰、木香,再到山茶、腊梅、梅花,一年四季都有插满应季鲜花的花篮出售,但以茉莉花篮最多、最受欢迎,以致当地人习惯用“茉莉花篮”一名来统称所有的花篮。

 

 

花篮如此受青睐,不仅因为它可以作为雅致的挂饰,让居室之内花光艳映,气氛活泼,古人更视之为一种高效便捷的熏香手段,赋予起居环境自然的芬芳。夜晚休息的时候,尤其流行在寝帐中吊挂花篮,以淡淡花香来安抚梦境。晚清流行通俗小说《济公传》中就如此描写:“一张湘妃竹的床,床上挂着洋绉的幔帐,当中挂着花篮,里面有枝子茉莉、夜来香、晚香玉,床上有藤席、凉枕。”夜帐中花篮低垂,曾经是闺阁内的常见小景。

 

 

不过,花篮并非是富裕人家才能享受的奢侈品,从宋代到明清,小商贩们一直流行将它挂在货摊上,制造整洁美观的效果。在托马斯·阿罗姆《图解中华帝国》一书表现北京通州河岸景象的作品中,一个饮料摊上便挂有插满茉莉花的花篮。售卖酸梅汤之类冷饮的小摊也要以香花篮制造幽香、舒爽的气氛,传统生活中这等细致、精雅的一面,可惜却是没能流传下来。

 

 

 

随着花篮的发达,不可免的,人们会转动心思,将其装饰、发香的功能与其他用途相结合。在苏州,花篮的篮筐内会放有玻璃盂,贮上水,就可以养花或者养鱼。可以想象,层层花覆之下,篮筐编纹的镂孔中显现出透明玻璃盂,鱼儿在其中游来游去,自是别有妙趣。鱼影不是在脚底的水池内沉潜,却是浮游在高过头顶的半空,人们需要仰起头去观察悠忽灵动的小鱼条条,这是多么奇妙的设计!一旦篮上的鲜花枯凋,还可以再买来新卉养在筐内水盂里,避免了花篮只使用一次造成的浪费。

 

 

更妙的是,体积硕大的花篮会直接做成“灯花篮”,在篮筐内放上油灯,燃亮其中。这种灯花篮华丽非常,篮中插花层层叠叠,比较大的花篮中插花多过六七层,较小的也会有四五层的花朵。在每一层,花农还都要用铜丝串起鲜花,做成吊络,摇曳下垂,于是花篮四周满是悬吊的花络。如此小花山一般缤纷繁闹的花篮,却有幽幽灯光从篮筐的镂孔中映亮,这会渲染出何等旖旎的夜?

 

 

《桐桥倚棹录》记载,每逢节日,苏州人喜欢乘大小游船出行,到虎丘及其周围地区赏花看景。在这种日子,将近夕阳西下之时,花农们会亲自驾着小船,前往画船停泊的景区,向着船上游客兜售自家编扎的花篮。艺花人家的女孩操着吴侬软语,招呼舟中的闺秀淑女或者青楼佳丽,扬声推销自家的花篮巧作,一旦游客选定了目标,便由女孩将花篮隔船递过来,换回“买花钱”。

 

 

待归城之时,人们会把买得的花篮吊挂在轿子之外,摇摇而行。到家之后,则将其挂于室内,就寝前再把花篮移挂到帐中,于是便有满帐的花香彻夜伴人清梦。古人打造生活质量的能力,其实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孟晖,流光吐麝灯花篮

 

(资料图:《升平乐事图》花篮灯,清代,作者佚名,台北故宫博物院馆藏)

 

 

 

另外,灯花篮并非苏州一地的特色,南方城市普遍流行这种独特的装饰性灯具。广东的广州、潮州,湖南的黔阳(今湖南怀化)等地,每年元宵节前后,都会由漂亮少年扮成采茶女,肩挑横杆,两端杆头各挑一个花篮,花篮内盛一盏红纱灯,列队在城中四处踏歌。因此,灯花篮不仅是日常生活的美妙点缀,还是灯节时营造欢乐气氛的重要道具。

 

 

明月如轮,华灯满城,但见一队队的灯花篮围成圆圈,在夜色中冉冉浮动,隐约映亮载歌载舞的年轻身影。这些灯阵在大街小巷间游走,时而在商铺或大宅门前停下,由“采茶女”们唱着十二月采茶歌,将花灯上下舞动,排列出种种造型,赢得围观人群阵阵喝彩。上元灯节,曾经是这样的诗意,这样的绮丽,谁敢说传统社会不擅娱乐,不懂生活?

 

 

(注:本文首发于腾讯时尚,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