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体 登录 申请加入
2013-12-01 14:38

子奸母的特殊关系 问题导演讲述《圣殇》的痛

       电影讲述的是李江道(李廷镇 饰)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高利贷收账者,他没有家人,也没有恋人,生活的重心就是每天上门向欠债人讨债。他生性冷酷,手段残忍,常常用暴力威胁对方,甚至还把欠债人人打成残废。那些被江道追讨过债务的家庭,从此都过上了丧失尊严的破碎生活。可是突然有一天,一个名叫江美善(赵敏秀 饰)的中年妇女来到了江道的面前,并声称自己就是他的亲生母亲,而江道就是自己那个走失已久的儿子。渴望亲情的江道在半信半疑之下和这个女人开始了一段特殊的“母子关系”。渐渐品尝到亲情温暖的江道却不知道,一场阴谋正等待着他......  

圣殇,金基德,李廷镇,赵敏秀

       今年,已经拍了十八部电影的金基德,凭借最新作《圣殇》,在第69届威尼斯电影节拿到了最高荣誉金狮奖。金基德显得非常激动和感慨,这自然是有原因的:一方面是这个奖非常重磅,亚洲导演很少能染指这个奖项,上一次已经是五年前李安执导的《色戒》;另一方面,金基德在韩国几乎已经成为一个被电影圈集体排斥的人,孤立无援的他甚至都找不到投资拍摄新片,此时此刻能获得国际上的肯定,这个奖项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

今年已经52岁的金基德,从他36岁时执导的第一部作品《鳄鱼藏尸日记》开始,就完全和韩国电影的主流风格独立开来。那时候的韩国正是逐渐开始缔造商业娱乐大国的起步期,《我的野蛮女友》这样的电影大收特收,有着绝症的恋人更是银幕上的常客,爱来爱去抑或嬉笑怒骂,成为韩国电影的主流品种;在这样的情形下,曾在法国留学,深受欧洲文艺片熏陶的金基德却毫不妥协,他的作品充满了对社会的思考,视角多数时候对准的是社会的阴暗一面,例如性工作者、小偷、不良学生、死刑犯等等;再从讲述他们在社会底层的生活,揭开当代社会的问题所在。

在金基德的新作《圣殇》里,这种对社会问题的批判态度依然存在。这部电影的主角岗作是一位专门替人收欠债的“职业经理人”,他会用各种残忍的手段对待那些还不起钱的人,而后制造一个意外让对方断手断脚,接着用早就买好的保险去理赔,用赔偿金来支付欠债。于是乎,几乎每一个被他收过钱的人都对岗作恨得咬牙切齿,但又无计可施,因为他既残酷又冷血。这样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一个涂着鲜艳的红色口红的中年女人出现而开始有了变化,她自称是岗作的母亲,无论岗作如何打骂甚至强奸她,她都依然坚持着自己的身份。而自幼缺乏母爱的岗作也渐渐的接受了这位突如其来的“母亲”,两人开始一起生活……

圣殇,金基德,李廷镇,赵敏秀

圣殇,金基德,李廷镇,赵敏秀


这部将故事对准了那些借高利贷的社会底层人的《圣殇》,绝对不是一部能够让人开心的电影,可以说整个观影过程充满了痛苦———这种痛苦一方面是在暴力上的触目惊心,另一方面是则是故事的黑暗与阴霾。社会的边缘人群活得卑微渺小,看不到希望的明天,只能通过出卖自己的身体去获得金钱,赢得一点尊严。片中最让我触动的是岗作面对一个小孩就要出生的男人,他很喜欢弹吉他唱歌,但想多给孩子挣点钱,因此决定把两只手都废掉。在让岗作行刑前,他自弹自唱了最后一首歌……金基德用这样的故事去展现出电影,想告诉观众的事不言而喻:为什么在这个社会上,有这么多的人宁愿为了金钱,放弃自己的理想、事业……甚至生命?这番诘问,更像是他面对着那些商业化的韩国电影的一种抗争。

就像《圣殇》的情节,如果是换成大部分导演,故事的后半段在母亲的出现之后,一定会令男主角改邪归正,母子俩开始温情脉脉的生活下去;而金基德显然没有这样做,故事里让我触目惊心的一点是,当男主角去殴打欠债人,将欠债人打得半死不活之后,做母亲的非但没有制止儿子的暴力行为,甚至也跟上去狠狠的踢着欠债人。对这位母亲而言,这位几十年没有相遇的儿子,在心目里的重要性高过道德,高过伦理,高过一切,虽然知道儿子以剥夺他人生命为乐趣,但儿子不管做什么,做母亲的也会支持到底。她这么做,是为了偿还那亏欠了几十年的母爱;而这种近乎偏执的母爱,也隐隐约约的暗示着本片将以一个极大的悲剧收场———果不其然,《圣殇》的故事结局,就像是刺进观众心口的一刀,将看着电影的观众吓得目瞪口呆。

当《圣殇》在威尼斯播放的时候,在场的媒体和评委无不盛赞,在他们看来,这样的金基德,就是最好的金基德;这样的韩国电影,也是最好的韩国电影。多年前崔岷植出演的《老男孩》曾经也在欧美各大影展掀起一阵热潮,这部在故事情节上和《圣殇》同样扭曲的作品也是以一个男人找到陷害自己和家人的凶手、自我救赎作为故事主线,但《圣殇》比起《老男孩》,走得更远也更加极端,《老男孩》至少在大部分时间都有着一种复仇的快感,而《圣殇》不会让观众有这种释放的感觉,整部电影唯一的温馨段落———岗作和母亲出去游玩,也会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冲突而打破。金基德摆明了就是要告诉观众,这个社会有多么的残酷。

回顾金基德的执导生涯,以性工作者为题材的三部电影《雏妓》《坏男人》《漂流欲室》是他扬名影坛的重要作品,特别是《漂流欲室》,以杀人的警察,不能说话的哑巴女人与性工作者之间的爱欲情仇来营造了一个“漂流欲室”,既残忍又赤裸裸的展现了人类的欲望。如此阴暗的表现人性,对演员来说也是极大的挑战,哑巴女人的扮演者徐情让人不得不充满了欣赏,而许多的演员也都在金基德的作品里发光发亮,毕竟能够出演金基德的电影,对演员本身亦是一次极大的挑战。

2004年金基德执导的《空房间》是他迄今为止最为“干净”的一部爱情片。这部电影讲述一个爱潜入别人家里,享受在陌生的空房间里生活的男人,某一天撞见一个浑身淤青的女人而发生的故事。这部对白仅仅只有三句话的电影。在银幕上淋漓尽致的展现出了一种属于金基德自己的美学,这位画家出身的导演将镜头用到了极致,更为金基德赢得了威尼斯影展的最佳导演奖。

在这之后,金基德积极的开始拓展视角,与亚洲其他地区的优秀演员合作。2007年由台湾演员张震主演的《呼吸》是金基德为他量身订做的电影,以死囚犯的视角来探讨生命的尊严和生存的意义哪个更加重要;2008年的《悲梦》由日本男星小田切让主演,讲述了一段残酷的爱情故事。不过他的这番积极进取似乎在韩国本土并没有获得什么好评,国内媒体依然对他嗤之以鼻,他的电影也很难在韩国获得好票房,甚至有的发行方都不愿意发行他的作品。在这种“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情形下,前几年金基德甚至意气用事的宣布“再也不在韩国公映自己的作品”这种气话。

在这种剑拔弩张的对峙之下,跟社会作战的金基德似乎把电影里的情绪带到了现实生活当中,而今年《圣殇》所赢得的荣誉,似乎又给韩国民众一个正视金基德的机会。不过今年是韩国商业制作大爆发的一年,卖座的悬疑大片《双面君王》的观影人次刚刚超过一千万,即将打破韩国影史纪录,而在大钟奖里,《双面君王》更是破纪录的拿到了包括最佳电影等在内的15个奖项,一同提名的《圣殇》仅仅获得两个安慰奖。这样的局面说明,金基德在韩国依然是小众,他和他电影的边缘性,恐怕还得持续一段时间。

但在这样的现状里,金基德这位和社会作战的“问题导演”,依然值得影迷关注,即便他的电影不按套路出牌,即便他的电影会让观众无论从心理还是生理上都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但比起纯粹把电影作为娱乐,讲述着天华乱坠的浮华故事的商业导演们,金基德坚定地把每部作品都定位在对社会问题的揭露之上,给这个时代烙上印记,这也是他的作品最大的价值所在。更重要的一点是,金基德的电影看完之后,总有一些画面和情节会留在你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就像《圣殇》里那首不怎么动听的吉他曲,偶尔也会提醒你,生命里,有的事情,真的不能用金钱去衡量。

2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