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体 登录 申请加入
移动互联网的立方时空
  1. 2013-01-26 15:15
    编写应用的小帮手Bugsnag正式上线,实时追踪程序Bug

     

    科技

    去年,James Smith 辞去了移动游戏公司 Heyzap 的 CTO 职务,和同事 Simon Maynard 一同创业去解决移动应用开发者经常碰到的一个大问题:应用经常崩溃。他们希望能给开发者提供一款简单、易用的实时 Bug 检测工具。

     

    三个月之后,他们推出了 Bugsnag 的内测版,立即吸引了大批用户,包括 LinkedIn、Storenvy、 Codecademy、 Treehouse、 Svtle、 Customer.io 和 DNS Simple 等。内测期间,Bugsnag 每天实时侦测出的程序 Bug 超过 80 万。现在,Bugsnag 正式向大众开放。

     

    Bugsnag 简单易用,能同时用于侦测 Web 应用和移动应用的 Bug。它将侦测出的 Bug 放到一个大的仪表盘上,盘上每个 Bug 的信息包括 Bug 在代码中出现的具体位置、出现 Bug 的应用版本,以及 Bug 所影响到的用户范围。之后,Bugsnag 会通过邮件、 SMS (Twilio)、Campfire 和 Hipchat 等方式告知程序员。

    除了 Bugsnag,类似的 Bug 检测工具还包括CrittercismAirbrake、 Exceptional 。而编程人员表示,他们之所以愿意换到 Bugsnag 的原因是它和 Pivotal Tracker、JIRA 等一些大问题侦测工具整合了起来,这让他们用起来更顺手。

     

    Bugsnag 现在可以 14 天免费试用,之后将是每月 29 美元。

  2. 2013-01-26 14:00
    专注于用英文报道亚洲科技和创业公司新闻,TechinAsia宣布获第二轮投资

     

    科技

    TechinAsia是一家专注于用英文报道亚洲科技与创业公司的科技博客网站,今天宣布获得由 Simile Venture 领投的第二轮融资,其天使投资 East Ventures 跟投,但具体细节未透露。

     

    TechinAsia 报道的范围主要包括中国、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以及日本等国家,致力于将这些国家的科技新闻和创业公司传递到英文世界。创始人 Willis Wee 告诉我说,除了流量等数据外,投资人此次投资主要看重其团队。

     

    其团队共有 13 人,上海、东京、美国、越南各 1 人,雅加达 3 人,而总部新加坡有 6 人,创立于 2011 年 3 月。Willis Wee 说他们近段时间将主要把精力放在做好东南亚地区的创业生态上,同时也非常乐意帮助中国的创业公司在海外的传播,特别是印尼和东南亚地区。

  3. 2013-01-25 15:44
    腾讯手机QQ抄袭微信,腾讯想干嘛???

     

    科技,腾讯

    消息公开了,腾讯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总裁、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EVP)刘成敏确认离职,据说是要到NaPa开酒庄卖茶叶去。去年5月份分拆后归属刘成敏的MIG业务改由COO任宇昕接管。

     

    这事好生让人唏嘘。刘成敏的MIG的主要产品之一就是手机QQ。而在刘成敏离职消息传出的第二天,手机QQ发布了V4.0 Build 1540版本。

     

    新版俨然是个小微信!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神战术,腾讯终于用到了自己身上。是,微信团队在腾讯内部认同度高,但是高到了“腾讯山寨腾讯”的份上,还是令人吃惊。

     

    伴随这个版本的发布,昨天腾讯在公司内网推荐了一篇生活电商团队成员写的文章,盛赞新版手机QQ,台词微妙无误:

     

    微信会取代手机QQ吗?

     

    不会,我觉得手机QQ只是打了一下盹, 在历史的重要节点上,有一些本来应该快速转身自我变革的事情,因为各种原因没及时做到位,而微信替它做了,并做的很出色;

    在手机QQ快速解决好这些基本问题之后,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随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与微信并驾齐驱;而且非常高兴的看到,新版本的手机QQ已经走在正确和光明的路上了。

    来,虎嗅解构一下这段话:

    A, “微信之父”张小龙声称只负责微信平台,不碰营收;但要拿微信来做营收的生活电商等部门,想要改动微信的任何产品功能,都还是要经过张小龙。这意味着,张小龙不积极,负责微信商业化的其它部门的KPI也没法积极。而从去年11月底以来,微信公众平台暂停了电商尝试,你懂的。

    B, 腾讯的各土著团队在根基产品QQ上的磨合,肯定要比跟外来的广研团队要默契得多。你微信团队不是不好合作吗,我们重扶QQ。你微信不是赢在移动端吗,我们重扶手机QQ。于是看看上面这段文字透露的信号:在历史节点上,微信“替”QQ做了些出色的自我变革,但只是“替”。眼下,咳,正主回宫。

    C, 既然微信在腾讯移动战略里的地位是No.1,那对手机QQ来说怎么做就简单了:跟随。

     

    于是,最新版本的手机QQ产品细节全力向微信靠拢:

     

    1) 会话视图优先级高于联系人视图;

    2) 减少按钮,交互风格简洁化;

    3) 旧版本的手机QQ延续的是PC端那种强调在线状态的做法,但新版则意识到了随身设备的“随时随地”的特征,开始弱化在线的概念:在登录时只有在线和隐身两种选择;主界面上,也隐藏了退出和注销;

    ……

    D,小龙哥排斥电商,却不反感手机游戏。这也是腾讯上下看好的未来赢利点。而手游,微信还没开始。QQ跟微信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

     

    于是, 2013年,腾讯最值得看的大戏是什么?必须是手机QQ PK微信,腾讯用绳命山寨腾讯。比拼科目至少包括用户规模、商业化、内部协同。刘成敏走了,但江湖还是乱的。如果真如传言所说,手机QQ划归原PC部门来做,啧啧,这是一支强烈想要复辟的军队。而且,它跟腾讯内的其他部门的合作更长久、更默契。

    在战场之外,另一个入口级的应用手机管家正在默默储备势力,不容小觑。这个跟QQ和微信有明显差异化的产品,会跟谁更亲密?历史上,每个四阿哥的生命里,都有一个亲密而又忌惮的老十四。

    这场内战,对腾讯却并非坏事。最直接的一个论据是,你能从中看到腾讯跟温吞型的百度、教主驱动型的阿里之间的明显不同:中层部门就有勃勃野心。无需马化腾的鞭策,腾讯团队危机感、自驱力、快速反应力和执行力展露无余,真心让人佩服。从这个意义上,张小龙不但是个优秀的产品经理,还是一条好鲶鱼。这样的公司,会有自我颠覆的能力。

     

    另一个好玩的八卦是,就在腾讯无线团队盛传将被“N+5”遣散的这一周,阿里巴巴集团开放了招聘,而此前一整年,阿里都没怎么招人。

    怎么样,百度,要不要也去南疆招些带着腾讯式狼性的新成员?

  4. 2013-01-25 15:32
    微软渠道揭秘:为Win8,封杀Win7
    Win8,微软业界关于 Win8的质疑从未停歇,但官方公布的首月销售数据总算给微软挣了不少脸面,单月销售数字 4000万。鲜为人知的是,微软为了推广 Win8可谓使尽浑身解数,其手法之一就是在特定渠道变相封杀 Win7。阅读全文
    移动互联网 重飞

    微软红眼了。。

    源:八卦互联网
  5. 2013-01-25 15:07
    营销人与消费者之间的鸿沟

     

    营销,互联网

    ExactTarget最新的报告用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标题《来自火星的营销人》(Marketers From Mars),不知是否想说明营销人有时与消费者生活在两个星球?

     

    一、营销人与消费者基本在线特征有别

     

    据ExactTarget的报告,其划分了三类用户,这三类用户中营销人与消费者的比例有差别:

    第一类人为Subscribers,指至少每天接受一封基于许可的电邮。这类用户中,营销人与消费者区别不大。营销人中比例为98%,消费者中比例为93%。

    第二类是为Fans,指在Facebook上至少成为一个企业或品牌的粉丝的活跃用户。这类用户中,营销人与消费者区别很大。营销人中比例为86%,消费者中比例为58%。

    第三类用户是Followers,指在Twitter上至少关注一个企业或品牌的活跃用户。营销人与消费者区别很大。营销人中比例为61%,消费者中比例为12%。

     

    二、营销人与消费者数字交流行为有别

     

    据ExactTarget的报告,其对三类平台的使用调查后发现了区别:

    第一类是Email:45%的营销人愿意通过电邮与品牌进行交流,36%的智能手机用户愿意通过电邮与品牌交流,49%的非智能手机用户愿意通过电邮与品牌交流。

    第二类是Facebook:21%的营销人愿意通过Facebook与品牌进行交流,31%的智能手机用户愿意通过Facebook与品牌交流,26%的非智能手机用户愿意通过Facebook与品牌交流。

    第三类是Twitter:45%的营销人愿意通过Twitter与品牌进行交流,36%的智能手机用户愿意通过Twitter与品牌交流,49%的非智能手机用户愿意通过Twitter与品牌交流。

     

    三、营销人与消费者认为影响购买决策因素有别

     

    对于Email:93%的营销人的购买决策直接受到电子邮件所看到的信息的影响,而仅有49%的在线消费者说其购买决策受到电邮所看到信息的直接影响。

    对于Facebook:41%的营销人的购买决策直接受到Facebook所看到的信息的影响,而仅有21%的在线消费者说其购买决策受到Facebook所看到信息的直接影响。

    对于Twitter:25%的营销人的购买决策直接受到Twitter所看到的信息的影响,而仅有9%的在线消费者说其购买决策受到Twitter所看到信息的直接影响。

    可见,营销人与消费者在Facebook及Twitter信息对购买决策的影响力方面的感觉是差别较大的。

     

    、营销人与消费者每日所用渠道有别

     

    如本文开头的那张图所示,营销人与消费者在每天所用的媒体渠道上区别为:

    在电邮使用方面:营销人与消费者每日使用比例较为接近。

    在短信使用方面:差别较大。营销人使用比例为84%,智能手机用户使用比例为74%,非智能手机用户使用比例为38%。

    在Facebook使用方面:差别较大。营销人使用比例为78%,智能手机用户使用比例为66%,非智能手机用户使用比例为50%。

    在Twitter使用方面:差别较大。营销人使用比例为48%,智能手机用户使用比例为31%,非智能手机用户使用比例为10%。

    在Pinterest使用方面:差别较大。营销人使用比例为17%,智能手机用户使用比例为25%,非智能手机用户使用比例为8%。

    在Instagram使用方面:差别较大。营销人使用比例为16%,智能手机用户使用比例为22%,非智能手机用户使用比例为4%。

    在Foursquare使用方面:差别较大。营销人使用比例为11%,智能手机用户使用比例为20%,非智能手机用户使用比例为4%。

    由此可见,在短信、Facebook及Twitter等方面,营销人的使用劲头比消费者高,而在Pinterest、Instagram及Foursquare等方面,营销人的使用劲头则不如消费者高。

     

  6. 2013-01-25 14:12
    高德地图:坐拥1亿用户如何继续突围移动互联网?

     

    地图,移动互联网

     地图从未像2012年这样不断曝光在大众眼前,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热潮的来袭,地图从原本单一的查询工具被更多的互联网巨头升华为移动互联网的重要入口,每个公司都希望从中淘金。在众多互联网厂商群雄逐鹿的争夺阶段,高德地图以25.9%的市场份额,在2013年年初率先成为国内第一个用户规模突破1亿的地图应用。

     

    地图从工具属性向生活化延伸

     

    成立于2002年的高德,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后,在2011年明确提出了朝着移动互联网方向转型的战略,公司也越来越多的将资源和力度向移动互联网倾斜,而在2012年全年,这一点则表现的愈发明显。

    2012年,高德地图启动了高德地图杯中国应用大赛、发布了中国首款Windows 8地图应用、向iOS 6操作系统用户提供地图服务等。同时,高德副总裁郄建军在出席各种活动时,也曾反复强调高德地图“移动生活门户”的定位。

    冯汉平在接受采访时也同样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冯汉平认为,目前地图在多数人心中仍然是工具的属性,用户想要查询地址时都会想起地图,但高德希望地图朝着更加生活化的方向发展。

    “地图其实是一个门户,上面不光是你想找的地方或者要去哪,而是你的衣食住行都可以跟他有关,他也是跟你周边非常相关的一个产品。高德希望无论是你有什么方面生活的需要,无论是你想吃饭、看电影或者其实方面的需要,都能在地图上得到更多的满足。”

     

    这一点也体现在前不久高德与新浪微博达成的战略合作上,在达成战略合作后,高德地图整合了新浪微博内容,联手布局地图社交,企图从SoLoMo中突出重围。但在这之后,双方合作似乎悄无声息。冯汉平并未具体透露双方合作的方向和进展,但仍然肯定了与新浪微博合作的必然性。“合作会增加更多的社交性元素在里面,是一个提供用户活跃度和黏性的方式。同时增加了更多产品推进上的可能性。”

     

    摸索O2O模式 不做大而全

     

    O2O在2012年成为行业的热门概念,但各家厂商对于到底怎样做O2O仍然处于摸索状态。冯汉平认为,O2O本身只是创造商业价值,但也反应出了另外一点,即一旦厂商涉及到了线下和周边的商户后,市场潜力巨大,而今明两年将可能成为爆发式增长的重要时间点。

     

    但对于这个新增的商机,高德虽然也在不断尝试,但更多的还是围绕着地图本身,将更多与地图相关、对用户有用的功能加入地图之中,杜绝去做大而全的产品。

    冯汉平表示,O2O做的再好,没有用户支撑,也不会产生太大的价值,只有拥有更多的用户后才能实现O2O的转化。因此高德会先将产品做好,其次再考虑商业价值。

    “我们有很多很好的想法,还没有在地图的这个产品中体现出来。后面你们会看到高德在地图方面会不断的发力。我们内部是有非常宏伟的目标,未来高德拥有2亿、3亿的用户都不是遥不可及的。”

     

    对于未来如何将2亿、3亿甚至更多的用户转化成现金流,冯汉平将其称之为“顺利成章的事情”。冯汉平认为,地图天生就是一个平台,可以接入各个行业,因为大部分行业需要落地,一旦落地就会涉及到具体的地点,就需要在地图上拥有一席之地。

    “因此高德地图一直在寻找合作伙伴,接入不同的数据和内容,并把这些数据融合起来,最终为用户所用。”

    目前,高德地图仍在不断摸索盈利模式,但受益于来自车载导航和高德数据的巨额收入,高德地图在短期内不存在盈利压力。

  7. 2013-01-25 13:30
    网络江湖中的互联网大佬

     

    网络江湖

     

    在中国互联网大佬里,让人印象深刻的有陈天桥。因为跟他面谈,能学到很多。陈天桥会滔滔不绝地讲解逻辑,勾勒宏图,其中附带着强烈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直到你心悦诚服,点头为止。见了四五回,我的智商被他硬生生拔高了20%。信不信由你。

     

    不是每个老板都这样。

    打个比方。采访老板是一场对垒,你抛砖,老板来应对,楚河汉界在中间,相互攻防。中国互联网里,有四个人风格尤其明显,自成一派。

     

    陈天桥盛气凌人,你一抛砖,他就铺天盖地地侵略过来,非杀到老巢,把你说服,转变你的思维,否则不罢休。

    丁磊则相反,你抛砖,他就往回缩。你问丁磊你为什么这么做,他会反问:那你怎么看。丁磊是团海绵,不吸干你不罢休,为了吸干你,他会诱敌深入,把你拽进他的地盘,周旋。直到你自己晕了,他呵呵一笑:没戏了吧,自己收兵。

     

    马化腾跟他们都不一样。你一抛砖,马化腾给接着,也不反抛过来,就扔在地上。你再抛,他再接,还扔在地上。你问:为什么这么干。小马回答了,一共四点。你说:这么干不对,人家说错了。小马说:哦,那也有道理,不过不适用我的情况,一共四点。马化腾的作风,是维持住楚河汉界。他不过来,你也甭想过去。

    陈天桥是要否定你,丁磊是要耗干你,马化腾是要保全你。否定和耗干,在本质上都是对你有需求,保全你,表示人家对你没需求。这就是很多人对小马没有什么印象的原因。

     

    最后一派是马云。马云跟陈天桥一样是讲道理,不过陈天桥的道理实,马云的道理虚。你攻过去,他跳起来,云里雾里,声东击西;你在地上,三两下就被搞晕了。得,攻也没得攻,守也没得守。所以人家叫他“蛊惑者”马云。他说的话你乍听有道理,细琢磨又觉得太玄,不大靠谱,这就达到目的了。马云不是自称“风清扬”吗?一飘逸起来,没几个人看得清。

     

    某种程度上,陈天桥跟马云是一派,天生领袖。气势大,说服力强。他俩都不懂技术,做战略一流。丁磊跟马化腾是一派,技术出身,工程师思维,亲自过问细节,靠产品做大。属于沉潜型领袖。

    所以在对话风格上,陈天桥地面进攻,马云空中打击。丁磊退,马化腾守。

     

    都是做产品,但马化腾的业绩比丁磊高一筹。马化腾做了个QQ,然后不断衍生,最后成了一个大舰队,但以QQ为核心。列队齐整,攻防有度。丁磊做了个邮箱,衍生了门户、相册、博客;又做了个游戏和搜索,整合尚未到位。

    都是布局战略,但马云比陈天桥更早收效。马云做电子商务,B2B、C2C、电子支付、搜索、软件,挨个来,号称达摩五指,前三指都成了老大。陈天桥做互动传媒,盒子陷僵局、收新浪未成,目前借资本整合游戏研发,接盛大文学整合内容原创。链条对接也算紧锣密鼓,且拭目以待。

     

    互联网里,陈天桥让人喜欢,马化腾受人敬畏。

     

    喜欢陈天桥,因为他迅速,大气,谋略,超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敬重马化腾,因为他厚重,谨慎,务实,入微。是一台精密的机器。

    盛大做过“盒子”,互联网里咱没见过比这更宏伟的企图。盛大“买过”新浪,互联网里再也没有这么野蛮的交易。盛大收购和投资的公司不下二三十家,剩下的互联网公司加起来也没这么好胃口。盛大还要搞文学,用互联网去整合传统行业。陈天桥让人兴奋,让人意外,令人心情起伏。

    腾讯什么都不是第一个做,但善于后发先至。锁定用户、满足需求、步步为营,这是腾讯秉承并恪守的朴素智慧。腾讯一个季度收入3.6亿美金,利润1.7亿美金,比第二名都要高出一倍多。用产品说话,用数字说话,用业绩说话。马化腾让人服气,令人放心。

     

    江湖上,陈天桥和马化腾被誉为中国互联网的两级。陈天桥“疾如风、侵略如火”,马化腾“徐如林,不动如山”。

    忽然想起清末的愤青诗人龚自珍在歇斯底里中喊出的那两句“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看看,老天爷降给互联网的人才是何等的不拘一格。

  8. 2013-01-25 10:22
    高德的淘宝梦:让商家在地图上交易
    立方照片分享互联网公司的“搅局”让原本过着安逸生活的地图生意开始变了。阅读全文
    移动互联网 重飞
    源:小芮不是小胖
  9. 2013-01-25 01:53
    流量经营揭秘

     

    流量,互联网,科技

    在我的记忆中,流量经营在2010年的时候就开始提了,2012年真正成为工作重点,在网上也关注了很多关于如何做好流量经营的文章,但很少看到对于流量经营进行定义的,我自己也没有做过相关的总结和看法,所以,第一篇关于流量经营的博客,谈谈我对于“流量经营”这四个字的认识和观点。

     

    流量经营的本质是盈利模式

     

    语音、短信下跌了,运营商不卖流量卖什么,难道卖广告位?所以,流量经营的本质是一种盈利模式,我们中国移动提供客户上网所需要的流量,客户按照流量使用的多少支付我们费用。既然是一种盈利模式,所以,流量经营不是让流量无限制的增长,而是要平衡供给和需求,合理的实现盈利。

     

    流量经营的前提是存量经营

     

    从某种方面来说,流量不是经营出来的,而是客户需求变化所带来的。所以,如果按照极限分析法,如果我们运营商不去进行所谓的流量经营,我们客户的流量还是会增长的。就算我们通过十几年就有了11亿手机用户一样,就像我们有了电话以后话务量多了,流量消费,跟其它的文化消费、体育消费一样都是一种消费趋势,不可逆转,也不可跳过。对于拥有7亿客户的中国移动,做好流量经营,促进客户更多的使用流量,确实可以立竿见影给自己带来收入。但,如果把流量经营和存量经营放在一起,存量经营显然要重要得多。我们不单单,要培养市场,我们更要确信,我们是在为我们自己培养市场。我们要从客户流量的增长那里赚钱,在客户流量增长和收钱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实际上是存量经营。

     

    流量经营的核心是需求挖掘 

     

    应该来说,流量的支撑不是问题,因为不管是2G、3G都能提供流量服务。所以,流量经营要实现合理的盈利,关键是在客户方。客户方对于流量的需求我们是否满足了,因为那些只用手机看看新闻的,和用手机玩游戏的,流量需求是不同的;用功能手机的和用智能手机的,流量需求也是不同的;但总归来说,不管流量需求如何变化,总结起来就是多和少,快和慢,晚和早等。有的人一个月要一个G,有的人一个月100M都用不完;有的人追求速度,要用3G,有的人愿意等待,2G也够用了。有的人希望晚上用用,有的人希望走路都要用,;些不同的人,不同时候的不同流量需求,我们是否关注到了,我们是否有相对应的产品和服务提供,这才是流量经营这一盈利模式实现的关键。

     

    流量经营的重点是终端普及

     

    要让客户更多的使用流量,我认为一般要具备三个方面的条件,第一有更好的终端方便使用;第二,有更好的应用促进使用;第三有合适的资费鼓励使用。而在这三者之间,我认为最核心的是终端的普及,一方面,做好终端实际上就是做好存量维稳,就是确保所消费的流量能够转化为我们自己的盈利;另一方面,资费也好、应用也好,其实都是在拥有终端的前提下才能有得玩的,并且我们应该相信这个时代在不断的进步,给客户一块沃土,他们就能种出花朵;给到客户一个舞台,他们就能演出精彩,而我们所要收取的也就是那些微不足道的水电煤费或者说是物业管理而已。只要房子存在,物业管理费永远存在;同样,只要手机终端放到客户手中,流量消费一定会给运营商带来盈利。

  10. 2013-01-25 01:28
    亚马逊Kindle电子书丛林角逐

     

    科技,亚马逊

    2012年11月初,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之时,一度正值传言中的Kindle电子书入华之前夜。数字阅读平台多看曾应景般推出特别奥巴马专题—一边是彩色的“光荣与梦想”,一边是黑白的“不要相信美国”。“这正代表了我的矛盾感受。虽然我们从来不会根据对手的出牌打乱自身的节奏,但它毕竟是亚马逊啊。”多看科技副总裁胡晓东这样感叹道。

     

    狼还是来了。12月中旬,Kindle电子书店低调现身亚马逊中国网站,除免费Kindle阅读软件下载,它还提供两万余部电子书。不过,令胡晓东倍感意外的是,Kindle硬件未在货架之列。

    其后Kindle电子书店的命运却一波三折,依据商务部《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的规定,音像制品和电子出版物的出版制作业务属于禁止外商进入的领域,而亚马逊中国则属于外资企业,申请牌照已不可能。

    亚马逊不得不寻找权宜之计。Kindle商店借壳由北京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运营,因此亦遭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调查。有人对kindle电子书店顶礼膜拜,亦有人唱衰—胡晓东的矛盾却并不难理解。对于身处数字出版行业的人而言,Kindle电子书店或能带领丛林乱象的国内出版界走向重生,亦或将毁灭这一切。

     

    多看的诞生亦归功于Kindle。三年前,多看的雏形诞生—数名linux开发者为阅读kindle电子书而开发一套中文系统,并开辟网上论坛,粉丝们在其间讨论使用感受,并每月更新其版本。这即是日后被雷军参与投资并全资收购的多看。

    在过去几年间,与kindle自带系统共生的多看一度成为kindle的装机必备,它甚至大大拉升了kindle水货市场的销量。但眼下的情形却颇为尴尬—kindle书店首次亮相即推出超过两万本中文数字图书,而令以中文阅读寄生于kindle之上、图书存货仅数千册的多看难以为继。最残酷的问题还在于若kindle入华并独立开发中文系统,多看—这个昔日的寄生者还能与之共生吗?“这要看事情的演变。”多看副总裁赖永赛对《环球企业家》。

     

    被搅动的远不止多看,还包括眼下国内从事数字出版业的战国群雄们。其大致可分作以下数类:一是电子阅读市场最早尝鲜者,即强调“内容+端”的盛大、汉王等老牌电子书企业;二是当当、京东、易购为代表的传统出版物电商平台;三是以淘宝为代表的综合网购平台;四是类似多看、豆瓣、字节社等阅读应用开发者;五是中国移动等通讯运营商的移动阅读基地。此外,还包括新华文轩九月网等传统出版集团所萌生的新势力。一边是多年来盗版泛滥、标准混乱、无序竞争的国内市场,一边是在美国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将电子书和传统出版物市场打平的亚马逊来袭,被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的形容为“丛林效应”的数字出版市场正在酝酿新一轮发酵。

     

    此前,国内电子阅读器市场曾经历短暂的春天,其代表者如定价高达数千元、定位礼品市场的汉王,但随着智能手机的迅速崛起,其市场几遭腰斩。另一个异类当属推出电子阅读器bambook、主打内容差异化的盛大。凭借端+独创内容的融合,以及传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云中书城、运营商合作等分发平台,成为国内最接近亚马逊模式的赢家。

    kindle在国外的的成功模式也遭袭到当当、京东等电商的觊觎。2011年,当当数字馆上线,随之推出的还包括“都看”阅读器、移动终端的阅读软件等。李国庆甚至直言不讳称“都看”抄kindle。“价格屠夫”京东则以“畅读卡”切入这一领域,读者仅需90元即可从近20万种中文电子书中选取1000册在线阅读360天。

     

    当当和京东此举意在更深层次的把持电子出版市场的销售渠道。其上游拥有全面的出版社资源,在议价上具有优势,下游则是培育已久的读者市场,新举措有望加深用户群的使用粘度。不过,困扰当当、京东的是较之于庞大的传统图书业务,电子书市场乃是九牛一毛,其投入回报周期较长,短期内却难以变现,盈利能力乏力。另一匹黑马则是淘宝。作为中国电子商务的流量洼地,中信等传统出版巨头纷纷在其上开店,其传统图书销量不亚于当当、京东,此外淘宝营销亦可圈可点,其在12·12促销时就曾力推免费电子书赚足人气。

    亚马逊带来的现实威胁则是多看、豆瓣阅读、字节社等网上阅读提供商。其应用重在体验—多看胜在其与kindle的嫁接,豆瓣则在论坛氛围拔得头筹。以多看为例,其不仅布局于kindle,还活跃在ios、android等系统,甚至还曾与爱国者、百度文库合作推出百看电子书,不过这一产品仅存活三月就因版权问题下线。不过,在规模方面,多看与亚马逊相比不啻于一只蚂蚁—其作坊式加工模式强调的是精雕细作,排版精良,每本书根据阅读器特点重新编辑文字图片,但其代价是过高的加工成本及过长的加工周期。时至今日,其上线图书仅900余本,库存亦不过3000余本。“我们也在提高效率,多看这样的小公司发展关键就靠一个点去打动别人。”赖永赛说。

     

    当下最大的赢家—真正有能力鲸吞数字出版蛋糕还是电信运营商。 三大运营商纷纷推出移动阅读平台,包括中国移动的“手机阅读”、联通的“沃阅读”、电信的“天翼阅读”等。其中“手机阅读”月营收已突破1亿元。更为深远的是其开创的内容提供商与运营商的分成模式—盛大文学第一季度的营收中,自无线业务的营收即达5277万,来自运营商的阅读基地业务分成已超过在线业务。

    不过,从长久来看,苹果堪称亚马逊硬件与内容的唯一劲敌。2012年10月,苹果在iPad Mini发布会上宣布iBook内图书总数突破150万册,下载量超4亿册,仅两年时间即超越了亚马逊。在硬件方面,iPad mini上市后仅在10月、11月两月即创造800万台的销量。

     

    在中国,早就进入中国市场的iPad一支独秀,而在国外被广泛认同的Kindle却在美国的市场容量趋近饱和,如仍不进攻中国市场,或将永失沃土。这也是kindle强势来袭的一个原因。亚马逊、苹果们的纷纷抢滩令国内数字出版业喜忧参半。Kindle及iPad mini的发力不啻于一剂猛药,但对于国内的数字出版商而言,转型困扰犹在—如何与传统出版业达成默契,完成数字图书的转型;如何改变用户使用习惯,接受电子出版物并愿为之付费;如何规范行业流程,制定统一,杜绝混乱无序的恶性竞争、盗版泛滥等。

     

    对于即将到来的数字出版潮,国家新闻出版署表示2013年将推动行业发展8至10个数字出版平台,并发布规范性意见。投资者亦饱含热情。深创投董事长靳海涛认为,未来有五大类的热点文化创意产业值得投资者关注,其中之一即是数字出版。不过,汉王书城总经理陈少强对此却并不乐观。在陈看来,国内图书数字化、国民人均阅读量、优质内容的产生等问题的改善将长期化。

    一个疑问在于Kindle能否复制英国传奇—在引入英国后仅两年,Kindle电子书下载量即已是之前的四倍之多,其销量已超传统纸质书的销量,并带动英国的阅读复兴。不过,当下电子书的最大阻力或还在于传统观念。在法国,一个名为“生生不息”(Circul'Livre)的协会一直致力于保护印刷书籍。每月第三个星期天,该组织成员会将旧书摆出, 若遵守“不出售、不毁坏”的规定,任何人均可随意将书带走。“书是活的,需要尊重和爱。我们想赋予它们更长的生命。”该组织的一位志愿者说。而在中国,情境则更为复杂。

here is web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