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体 登录 申请加入
个性化科技资讯与交流平台 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约每隔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
基本信息
  • 位置:
  • 时间:
  • 星座:
  • 婚姻状态: 模糊
  1. 2014-01-03 23:19
    借助硬件复兴的力量做众筹?“点名时间”获经纬中国、英特尔投资数百万美元A轮投资

    点名时间,张佑,众筹

    被看做中国版Kickstarter的硬件众筹网站“点名时间”最近获得来自经纬中国和英特尔投资的数百万美元A轮投资,这也是国内众筹领域为数不多的创业公司之一。在此之前,点名时间曾经拿到5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和Kickstarter模式类似,“点名时间”也是一个众筹平台,帮助初期的很多产品和团队筹集资金。不过和Kickstarter更加关注文化娱乐市场不同,点名时间目前的重心基本都放在智能硬件领域,以及些文化创意产品、设计方面的众筹。如我们报道过的Cuptime智能水杯、微蜜等,都是点名时间上比较受欢迎的众筹项目。

    由于众筹模式在国外起步比较早,再加上国外消费环境的成熟,对新奇产品更易接受等因素,Kickstarter在国外发展一直都相当不错。自2009年起,Kickstarter就已为各色各样的项目筹款 7.89 亿美元。甚至在Kickstarter之外,还有一个更加庞大的隐藏在Kickstarter 背后的“众筹帝国”。

    而国内远没有类似成熟的环境,点名时间最初是参考 Kickstarter 起步的,后来也做了许多本土化的尝试和改变。目前国内的众筹产品,除了点名时间外,还有还有垂直于音乐的乐童音乐、主打独立电影 (微电影) 的淘梦网、专注于创意产品实现的亿觅、偏设计类创意的觉Jue.so,以及创意计划众筹平台追梦网等。

    但点名时间是当中极少的获得巨额投资的众筹产品,这和点名时间关注智能硬件领域不无关系。目前智能硬件的创业可谓是炙手可热,从今年冒出的各种手环,各种智能手表,以及各种硬件创业团队拿到投资就可见一斑。

    硬件领域的持续升温,直接带动了点名时间众筹平台的升温,从多元化的众筹项目,慢慢的转到以智能硬件和创意设计产品为主的众筹平台。据点名时间去年公布的数据,成立两年多以来,点名时间总共收到 7000 多个项目提案,上线 700 多个,近半数项目融资成功。

    在去年2周年会上,点名时间宣布开放项目审核,并且对平台上的众筹项目不再收取佣金(之前项目发起者需要将 10% 的筹资交给点名时间作为佣金),无论项目成功与否点名时间都不收取任何手续费。 转为和其他互联网公司合作,共同推动创业产业的发展。初期达成合作的是小米和视觉中国,这两家公司分别资助 100 万元。

     

  2. 2014-01-03 23:16
    帮用户自动生产日记,Heyday 获350万美元A轮融资

    帮用户自动整理、美化、拼贴照片,生成日记的应用Heyday 继上月爆出种子轮融资200万美元之后,今天又有来自 Re/code 的消息称,Heyday 早于 2013年3月就已完成了数额为350万美元的 A轮融资,该轮由 General Catalyst 领投,Google Ventures、Spark Capital 等跟投。Heyday 自2012年2月创办至今,融资总额在 550万美元,公司规模目前在 9人左右。

    正如我们之前的介绍:

    Heyday 是一款帮你整理自己的记忆的应用。内置 18 种滤镜和五十多种布局,Heyday 会自动把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的照片通过各种滤镜和布局自动整理出来,你也可以在上面添加备注。同时,你还可以根据 app 内置的日历查看特定日期附近的事件,当然你可以根据地点查询在某个地点附近发生的事。

    据Heyday 联合创始人兼CEO Siqi Chen 介绍,Heyday 在产品正式上线之前,花了 18个月的时间来做产品,产品自上个月正式上线之后,下载量已经破万。Chen 表示,接下来的版本,Heyday 会允许用户手动创建日记,同时也可选择非本地的照片、支持将照片打印成册等。同时,Chen 也表示目前并没推Android 版的计划。

     

  3. 2014-01-03 23:13
    8点1氪晚间版:标哥你去美国收购《纽约时报》这事儿,你爸妈知道吗?

    K815,Topic,column

    今天下午刷微博,看到朋友转的一条 @陈光标 晒去纽约机票的微博,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标哥你去美国收购《纽约时报》这事儿,你爸妈知道吗?

    这事儿在我看来一点都不靠谱,如果所有东西有钱就能买到的话,那Snapchat 早就是Facebook的了,那Facebook早就是雅虎的了、那雅虎早就是微软的了.....

    但抛开《纽约时报》愿不愿意卖,就算卖会卖给谁不谈,陈光标身上透露的这种傻傻的,天然呆的气质还是蛮有意思的,并且他这股敢于尝天下先、做事百无禁忌、“虽千万人吾往矣”、“行动高于一切”的劲儿,从某种层面上讲,还是挺值得互联网圈内人,尤其是大公司学习的。

    K815,Topic,column

    何出此言呢?因为很多公司做大了以后,会不自知的陷入了一个不能创新的怪圈。放眼望去,新兴公司很多业务,很多大公司都可以做,点子可能大公司和创业公司都有,但真正将点子孵化出来,开拓新兴市场的,绝大多数都是创业公司做的事儿。

    那么,为什么大公司身上会有这种“做不了”的怪圈儿呢?今天著名风投机构Andreessen Horowitz 的联合创始人 Ben Horowitz 就撰文称:

    人们经常会问我为何大公司往往在创新上停滞不前,而小公司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我一般的回答也往往出人意料,大公司并不缺少创新的想法,但他们并没有去执行是因为他们需要从上往下一大批人的准许之后才能去那么做,在这过程中如果有一个自己为是的人感觉到这个想法有些问题,他常常会跳出来炫耀般地指出,又或是直接靠他的权力直接否决了那个想法,这就是原因。

    他在文中仔细的对比了能做(Can-Do) vs. 做不了(Can’t-Do)两种文化,还详细的举了电脑、电话、互联网等例子来说明问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过去看看。

    同时他还指出:创新能力很强的巨头,比如 Google 和亚马逊都是由它们的创意领导者管理。像Google 有Sergey Brin 带领的Google X Lab,他会带领Google 去寻找那些看上去是个烂点子但其实创新性十足的想法,并且他会驳回那些认为这样的想法不能实现的理由。

    K815,Topic,column

    现在又多了一个搞机器人的Andy Rubin,今年一口气收了8个做机器人的公司。顺带提一句,欧洲太空总署和 Simon Fraser 大学最近也在研发一种装有仿壁虎足部的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可以在完全失重(零重力)的情况下爬行于飞行器表面,并且在压力与温度都和太空相近的环境测试中也表现良好。

    这种机器人足部被宽度仅有 100—200 纳米的细小毛发所覆盖,虽然这个宽度仍是壁虎脚上毛发宽度的 100 倍,但这个精度已经足够通过原子间的相互作用而产生附着力,它也就因此可以在完全失重的情况下吸附在物体表面。这么酷的壁虎机器人,Andy Rubin 应该也会很感兴趣,就是不知道倘若失控了,从墙上掉下来,有没有诺基亚那么耐摔。

    现在我们熟知的 Google Glass、无人车甚至 太空天梯等几个都是孵化自Google X Lab 的项目,直到今天都有人说其想法荒诞、根本就是烂点子,抄了iOS后没东西可抄袭,不惜搞这些花里胡哨的项目来吸引用户眼球......

    会这么吐槽Google 的,大部分都是果粉。乔布斯曾表示为摧毁Android,不惜发动核战争。而讨厌Android 甚至连带着一起讨厌Google 也成了果粉中最忠实的铁粉义不容辞的责任。要知道,我们通常周末去逛的Apple Store 是商店,而对这部分人群来说,这地儿可是神圣的教堂。

    K815,Topic,column

    苹果在粉丝间创造的这种近乎宗教的情感,也引来了不少互联网公司的学习。然而在各大互联网公司大谈粉丝经济之时,AllThingsD 前编辑 Walt Mossberg 非常理性的在一篇名为《It’s Not a Church, It’s Just an Apple Store》里说了自己的看法。

    他表示,喜欢或者崇尚某个公司,甚至某种理念的铁粉,会形成一个围绕该公司或者某一理念的教会。这些教徒通常喜欢毫无根据的指控同其观念背道而驰的文章,甚至贬低同其使用不同产品的人。

    他说:

    科技公司的各大粉丝们注意了:你们最喜欢的硬件、软件和服务,并非宗教之物。那些生产和制造出它们的公司,也并非某个邪教或者某个教会。它们是企业,它们的主要目的是盈利、争夺市场份额,如果可以的话,它们会竭尽所能地制造出你愿意为之买单的商品。

    类似的教会包括:苹果教会、三星教会、黑莓教会、开源教会 ...... 而奇怪的是,这位资深科技评论员印象中,竟然没有Windows 教会这么一说。也是,微软很奇怪,市场份额这么大,从来都只有骂声和理性的解释性的说明,鲜有毫无理性的为微软辩护的铁粉出现。也难怪教主的图通常都跟切格瓦拉、甘地等人放在一起,而鲍尔默则总是挂着晒红吐着舌头,旁边跟着皮卡丘。

    K815,Topic,column

    将手机业务卖给微软的诺基亚,倒是有不少粉丝。今天消息,诺基亚将从本周三起,正式停止 Nokia Store 应用商店内的塞班和 MeeGo 应用的更新,也禁止开发人员发布新应用。

    这也兑现了去年 10 月,诺基亚向部分开发人员的说法。此前,诺基亚曾向部分开发人员发邮件表示:“从 2014 年 1 月 1 日起,开发人员将无法发布任何塞班和 MeeGo 新应用,也无法发布现有应用的更新。”

    我看微博上转发的人群中,不少都是对诺基亚抱有怀念之情的。诺基亚也是不少人的头一部手机,当时苹果还在搞iPod,Sony 正如日中天,微软更是雄霸天下,iPhone 一出手机重新洗牌,Android 一出,更是让三星在Android 机里独占一方,想当初.....算了,还是不说了,再说多一点,我就成诺基亚的教徒了。

    铁粉大都喜欢不做研究,轻下判断,很多行为都是不理性的,就跟......标哥跑去收购《纽约时报》一样。标哥,写到最后了,我还是忍不住要说你几句啊,你说因为《纽约时报》缺钱办不下去了,花钱去收购,还说的过去,但你说:“如收购成功,会对《纽约时报》进行一些必要改革。最终目的是增加这张报纸的真实度和客观性,重塑其公信力和影响力。” 这.....

    对了,如果《纽约时报》没能收购成,可以去专利局转转,顺带捎上些专利回来,免费放给国内的创业者,以实际行动支持互联网创业,也是一种报效祖国的方式嘛。

  4. 2014-01-03 21:13
    黑客小队CageTest推网络安全渗透测试服务,通过模拟黑客入侵测试企业数据安全

    CageTest,乔卡

    CageTest是国内某云服务创业公司旗下新成立的一支提供网络安全监测服务的团队,成员不少是黑客出身,其中领队就是一名有多年经验的美国黑客。该团队通过渗透测试的方式为企业提供网络安全服务。也就是说,在征得授权的前提下,团队尝试通过模拟黑客入侵的方式入侵企业的服务器集群,获取机密数据。

    如果入侵失败,CageTest将不收取任何费用;如果成功,则代表企业数据存在安全隐患,接下来CageTest会针对企业系统进行数据安全诊断、修复,并按传统数据安全指标进行收费。

    CageTest两个月前上线,最近刚刚某为比特币交易平台提供渗透测试服务。

    相较于国外渗透测试服务的普遍,CageTest团队联合创始人乔卡认为,国内企业不少对数据安全的重视程度还显不足。CageTest的客户目前集中在那些对数据敏感的企业,比如云服务公司、CRM公司,以及金融服务类的公司。

    [36氪原创文章,作者: 丁伟峰]

  5. 2014-01-03 19:19
    硬件厂商开始拥抱Google力推的VP9编码,4K高清视频迎来新生

    breaking,Google,VP9

    Google的VP9视频编解码器终于大放异彩。从去年开始,Firefox, Chrome等主流浏览器和FFmpeg等视频播放器已经支持了VP9编码,但硬件支持仍然是在高效视频编码生态中缺失的一环。今日Google宣布,主流的硬件生产厂商都将原生支持VP9编码,使得YouTube中的4K高清视频都可在电视、电脑和手机等设备中直接播放。

    这些硬件合作方包括ARM、Broadcom、英特尔、LG、Marvell、MediaTek、Nvidia、松下、飞利浦、高通、RealTek、三星、夏普、索尼和东芝。

    Google全球平台合作主管Francisco Varela表示,这些厂商在2014年中的个人电脑和移动设备会加入对VP9的原生支持,在2015年的电视或蓝光播放设备中加入。大部分的笔记本和移动设备都能对视频进行软解码,不一定非要硬件解码。但如果为了追求更好的续航效果,硬件解码则必不可少。实际上几乎所有的厂商都支持对H.264的硬件解码。

    它还有一个优势,就是用VP9编码能比过去的VP8或H.264编码的视频节省一半带宽。

    breaking,Google,VP9

    YouTube采用VP9编码的视频意味着更快的载入速度,毕竟数据传输量减少了。但全站的视频都转换为VP9可能还需一段时间。VP9让任何一种分辨率下的视频都能更快的传输,但明显高清视频受益最大,尤其是4K,Varela还强调说高效编码是“绝对有必要的”。尽管3D视频没有按照工业界的路数发展,但他相信在未来几年,4K屏幕及拍摄设备成本的下降将会给4K的VP9编码带来很大前景。

    Varela还说道,申请成为VP9编码的合作伙伴非常简单,没有那么多复杂授权问题,而且该编码技术为免费提供。但在过去用H.264的任何软硬件厂商都要向MPEG LA支付授权费,然后该费用由专利拥有者分配。

    LG,松下,索尼将在今年的CES大会上展示自己的硬件产品,用它们来播放YouTube的4K视频。YouTube也开始大力线下推广,联系视频创作者尽量用4K格式来录制。

    Google此前大力推广的WebP图片格式,也是基于VP8和VP9编码。现在VP9已经普遍被厂商接受。Google之所以如此推崇VP9是为了让YouTube有更好的播放体验,从长远看来,其他视频网站也将从统一的标准和新技术的使用中获益。

    [消息来源:techcrunch.com]

  6. 2014-01-03 19:16
    梦工厂今年春季将推 Android 平板“Dreamtab”,瞄准儿童智能设备市场

    breaking,梦工厂,Dreamtab

    梦工厂(DreamWorks,美国电影工作室)今天宣称已经和一家为 Toys R Us' Nabi 打造平板电脑的生产商 Fuhu 合作,将共同打造 Android 平板电脑“Dreamtab”。据《纽约时报》称,8英寸的 Dreamtab 的价格大概在300美元以下,会在今年春季推出,同时还有一些梦工厂品牌的耳机外壳等,12英寸的规格会在之后上市。

    Dreamtab 还将会定期推送关于梦工厂卡通人物的内容和商品,供孩子们使用及购买。但不像一些基于电影电视的手机游戏,Dreamtab 的内容并不是外包给任何第三方完成的,相反都来自于梦工厂的内部制作。

    关于这些 Dreamtab 中内推的内容,一个例子是来自于梦工厂动画制片人 Nancy Bernstein,他为 Dreamtab 设计了一系列梦工厂卡通人物的场景,比如怪物史莱克告诉小朋友要记得及时关掉平板电脑的小短剧。

    梦工厂和 Fuhu 的合作同时也为其他玩具品牌的入驻合作带来了机会,Dreamtab 甚至可以与一些玩具人相匹配,以此解锁平板中特定主题的游戏,不过梦工厂并没有公布任何未来合作的可能性。

    [本文参考以下来源:theverge.com]

  7. 2014-01-03 19:13
    Krzanich为何要粉碎英特尔的电视梦

    电视,breaking,英特尔,Brian,Krzanich,Intel 苹果、微软、Google、索尼等巨头纷纷在重新思考电视的未来,英特尔也不例外。去年初,英特尔曾宣布要推出Intel Media进军电视业务,但现在这家公司却打算将它出售给Verizon。

    为什么?

    简而言之,是因为Brian Krzanich担任了CEO。尽管Intel Media的运作完全是比照初创企业的模式进行的,还有一个独立董事会负责监管,董事会成员包括前CEO Paul Otellin 以及 Intel Media 负责内容的 Eric Free,项目负责人也很有名气,是曾领导 BBC iPlayer 计划的 Erik Huggers。但Krzanich成为CEO后却质疑Intel Media的成功机会。

    据Recode的消息来源透露,英特尔与Verizon的交易很快就将公布。但目前Krzanich和Verizon均对此不予置评,也并未承认交易存在。

    但是Krzanich很乐意谈谈为什么英特尔这家技术公司要急于脱身媒体业。他说,英特尔是有好技术,但光有好技术而没有内容是无法在这个行业立足的。

    在他看来,跟媒体业的那些巨头相比,英特尔简直就是三无公司:没有背景、没有经验、没有规模:

    如果从技术和硬件角度来看,它(Intel Media)的确是个好产品。我们的技术很好,这一点我们已经赘述过相当多次了。它的确有非常棒的用户界面。即时访问3天以内所有电视的内容这一概念是独一无二的。

    但到头来,就像你回家看电视一样,一切都取决于内容。

    你可以有最大、最清晰的屏幕。但如果屏幕上不能展现好的内容,大屏电视对你来说就没有太大价值。

    这款设备的问题一样。设备很棒,技术很好,但你得有内容。

    当你跟那帮做内容的一起玩的时候,一切都跟规模有关。我们一无背景、二无经验,三无规模。几乎是从零做起,因此我们已经说了在找合作伙伴来帮我们更快地扩大规模。

    Krzanich访谈全文可参见此处。

    [本文编译自:recode.net]

  8. 2014-01-03 17:16
    白天走猫步,晚上写代码:世界顶级时尚名模的双面生活

    column

    编者按:在我们眼里,“模特儿”三字代表着光鲜亮丽,“程序员”三字可能意味着胡子拉碴,而签约维多利亚的秘密的顶级名样 Lyndsey Scott 却好是这两者的结合体,白天走猫步,晚上写代码,甚至还发布了自己的app。

    跟超人Clark Kent与蜘蛛侠Peter Parker一样,29岁的Lyndsey Scott也有她个性中的另一面。白天里,她是一个时装模特儿,为Gucci、Prada、Calvin Klein与Victoria's Secret等品牌走猫步,而一到晚上,她就戴上Burberry方形眼镜摇身一变可能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程序员。

    好吧,其实Scott过去常常戴眼镜,她说:“那些眼镜都碎了,我有好几次戴着它就睡着了,虽然也曾试着用胶带把它粘牢,但效果都不大好。”

    在与Scott用Skype聊天的时候,我发现很难想象她趴在满屏幕都是代码的电脑前,戴着中央贴着胶带的极客Steve Urkel式眼镜,但这正是她的迷人之处:她颠覆了模特与程序员的形象。

    Scott在2006年毕业于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获得计算机科学与电影学双学位,她说:“我的计算机科学成绩比电影学成绩要好,编程很快就能上手。”

    在Scott的模特生涯早期,父母常常毫不遮掩地把她往计算机科学道路上推。“毕业后的两年内,我的父母总是往我的门缝下塞宣传单,上面都是他们听说的关于计算机科学各式各样的工作。”Scott说。

    但她抵挡住了压力,在2009年年初与Calvin Klein达成突破性协议,她成为了第一个与该公司签下独家合同在纽约时装周走秀的非裔美国人。

    从那以后,Scott的模特事业蒸蒸日上,她走遍全球时装周为Prada、Gucci、Louis Vuitton、Vera Wang与Fendi走秀。

    Scott是家里四个孩子中最大的,弟弟Matthew Scott称赞她是家里的先锋人物,他还说:“如果非要我将她与某人联系起来,那么她就是Gisele Bundchen与Bill Gates的综合体,我无法想象这两者结合起来会是什么样子,但若可能的话那就是Lyndsey了。”

    在Scott的整个模特生涯中,她一直将编程作为副业,很少有业内人知道她自学了Python、Objective C与iOS,开发了七八个app,并且有两个已经在苹果商店上线。Scott表示她从未见过像自己这样的模特程序员,也很少跟人提起自己的爱好。

    Scott的第一个iOS应用是为了帮助赞助乌干达学者的Educate!慈善机构,第二个应用iPort能让模特们以数字化方式携带自己的公文包。Scott说:“开发这个app是为了自己的需要,我的书籍常常看起来很糟糕,书都散了架,纸页破损,脏乱不堪。”Scott已经开始向模特代理公司与其他模特销售该app,但她并没有计划因此放弃自己的模特事业。最近Scott在开发第三个神秘的app,她没有透露具体细节,只表示它能帮助人们发展或浪漫或友谊或专业的关系。

    在Skype上,Scott解释了她为什么不愿与业内人谈论她的计算机科学专业:

    这个行业总在设法减少模特数量来简化事情,他们多次用相对年轻的方式来推销我,他们不关心我的教育,不关心我本人,我明白,在这里年轻比大学教育更重要。

    Scott在Stack Overflow上极为活跃,也经常上Quora,最近她在那里第一次回答了一个问题:在外表上从平庸转变成迷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当时我在熬夜写代码,那个问题从收件箱中蹦了出来,于是我决定回答它。”Scott说。她随即贴上了一张自己小时候戴着书呆子眼镜与发束的相片,还有一张在Victoria's Secret时装秀上走猫步的相片。

    column

    在帖子中,她这样回答:

    人们突然这样对待我的确让人不舒服,我的整个青春期都在被人欺负,过去与现在的不同之处在于,过去他们丝毫不给我机会展示我也很酷,而现在他们愿意给我机会,然后经常对我的书呆子一面表示失望。

    Lyndsey清晰的回答赢得了3576份投票,同时也获得了Slate的报道。有趣的是,Scott表示她现在仍然在被人欺负,只不过是在专业上,她说:“的确有几个模特代理公司告知我需要变得更酷,这当然让我感到很不爽。”

    在Quora的回答中,Lyndsey并没有谈论她的程序员背景,只是一笔带过:“这就是我秘密的双面生活,活得并不滋润。”

    Scott正在缓慢而小心地公开自己的程序员背景,她的新代理人——来自Elite Model Management的Tony Vavroch——十分支持她的书呆子的一面。

    Tony Vavroch说:“除了外在美,模特所具备的其它特质都是好事,外在美只是敲门砖,对于广告商与时尚界客户来说,模特的人格与其它天赋能力结合起来会更有趣。”

    Scott十分赞同:“这强调把一个人的整体作为品牌,我愿意有一个诚实的品牌。”

    [本文编译自:pando.com]

  9. 2014-01-03 17:13
    Ben Horowitz:能做(Can-Do) vs. 做不了(Can’t-Do)

    column,Ben,Horowitz

    本文作者 Ben Horowitz 是硅谷著名风投 Andreessen Horowitz 的联合创始人。他曾联合创办 Opsware 并担任公司 CEO,公司后来被惠普收购。他现在是 Capriza、Foursquare、Jawbone、Lytro 和 Okta 等多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有理性的人让自己去适应世界,无理性不讲道理的人坚持在试图让世界来适应他自己。因此,世界所有的进程都得靠无理性的人来推动。

    这句话来自 George Bernard Shaw,最近网上越来越流行一些数落年轻创业公司不是的文章、微博和评论,每一天我都会在 Twttter 上看到一些人讥笑某个创业 idea 有多可笑、某个创始人人品有多不好或是某个创业公司必将失败等等。

    现在似乎正在兴起一个运动,一个用自以为是的优越感来代替创业公司文化中所蕴涵的希望和好奇的运动。

    为何要重视这个问题?我们为何要去在意创业氛围在往错误的方向倾斜?为何关于一家创业公司的对与错的看法是如此重要?

    技术这个词意味着的是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法,虽然听上去很容易,但做起来其实很难。找到一个更好的储存数据的方式、一个更好的货币形式、又或者是一个更高效的社交方式,以此改变人类几万年人类历史积淀下来的行为体验,这事实上非常困难。

    从某种意义上说,任何人都不可能从逻辑上改善任何东西。心理学中有描述过,如果一个人想要达到某个重大的突破,他必须无限期地停止对任何事物的怀疑。而现在的科技创业公司就是人们想象任何不可能的地方。

    作为一个 VC,人们经常会问我为何大公司往往在创新上停滞不前,而小公司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我一般的回答也往往出人意料,大公司并不缺少创新的想法,但他们并没有去执行是因为他们需要从上往下一大批人的准许之后才能去那么做,在这过程中如果有一个自己为是的人感觉到这个想法有些问题,他常常会跳出来炫耀般地指出,又或是直接靠他的权力直接否决了那个想法,这就是原因。

    这就把我们引到了一个话题领域:做不了文化(Can’t-Do Culture)。

    创新真正的麻烦在于,往往真正具有变革性的创意在当时看来都是一个烂点子,不过反过来说这也是它们具有变革性的原因。创新能力很强的巨头,比如 Google 和亚马逊都是由它们的创意领导者管理,Larry Page 会自己去寻找那些看上去是个烂点子但其实创新性十足的想法,并且他会驳回那些认为这样的想法不能实现的理由。

    就这样,他打造了一个能做文化(Can-Do Culture)。

    有些人很想把创业圈子打造成具有变了质的做不了文化的巨头公司,我写这篇文章也是想要转变他们的想法,这是一个悲剧的趋势。

    关于对科技的那些轻蔑的修辞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有时一些批评也有道理,特别是对于一些不再重视创新的公司来说,但我们往往都无视了重点,给大家举两个例子:

    电脑

    1837年 Charles Babbage 开始着手打造被他称为“The Analytical Engine”的东西——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台电脑,被我们现在称之为“图灵机”,也就是说,Babbage 当时打造的机器只要有足够资源,它的计算能力和现在最强力的计算机没有区别,虽然计算速度可能会慢很多(好吧,其实是超级慢),但他的设计却是和现在的机器匹配的。

    column,Ben,Horowitz

    Babbage 并没有成功打造出一个能够运行的机器,因为在1837年,那就是一个野心过大的任务,材料都是木质的而且能源来自于蒸汽。最后英国的数学家和天文学家 George Biddel Airy 告诉英国财政部 Analytical Engine 根本没用,这个项目应该被终止,政府最后也停止了对其的资助。直到1941年世界才又将 Babbage 的想法挖掘出来,在他被怀疑论者迫害后几近被人们遗忘的时候。

    在近171年之后,他的想法仍然被证明是正确的,其实我想说最重要的不是 Babbage 生不逢时,而是即使是在100多年前的时候,Babbage 仍然有决心去实现自己的愿景,他一直是我们现在很多人的启示和鼓舞,而 George Biddel Airy 则更像是一个鼠目寸光的笑话。

    电话

    贝尔作为电话的发明者,曾想要将自己的发明和专利以1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 Western Union——当时最大电报行业最大的一家。但 Western Union 拒绝了,以下是当时 Western Union 内部的一些具体报告:

    电话这个东西声称可以从电报线传递人的讲话,但我们发现声音很微弱模糊,并且如果距离越远声音就越弱。技术上来说,我们并不认为这个设备可以在几英里之外实现声音的有效传递。

    贝尔想要在每一个城市都安装一个他们所谓的“电话”装置,这个想法看上去就很傻。另外,人们为何需要另外一台设备,当他们可以把消息发送给电报局再通过它将信息传递到美国任何城市呢?

    我们公司的电器专家已经把电报技术改善到了极致,我们没有理由让任何有着不切实际想法的外来者加入我们,他们根本不知道真正的问题在哪,他们缺少对技术和经理事实的理解,并忽视了他们的设备的限制,其实和玩具差不了多少。

    基于这些事实,我们觉得10万美元的收购提议并不现实,因为他的设备根本对我们毫无用处,所以我们不建议接受这个提议。

    互联网

    现在我们绝大多数人已经认清了互联网的重要性,但这其实只是一个现象。就像1995年一样,天文学家 Clifford Stoll 给 Newsweek 写了一篇文章,标题为“为何网页不能成为极乐世界(Why the Web Won’t Be Nirvana)”,我们来看看这个不幸的分析中的片段:

    接下来还会有网上贸易(cyberbusiness),我们被告知会有即时的商品目录,只需要点击就能完成购买。我们将可以在网上订购飞机票、酒店等,实体店将不再兴盛... 那为何现在我居住的城市一个下午当地的电话销售都比整个互联网一个月的销售额还要大呢?就算以后会有一个有效的网上转账方式(但这是不可能的),网络还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销售人员。

    column,Ben,Horowitz

    看看这些聪明人的错误都有怎样的共同点?他们太专注于分析现在的科技不能够做到什么,而不是去思考它们未来能够做到什么。这就是怀疑论者一直以来最常犯的错误。

    做不了文化的坏处在哪?很讽刺的是,它让那些怀恨在心者感到了伤害。一个人太专注于一个创意到底有什么错误,他就成为了那个永远不敢尝试去做别人觉得愚蠢的事的人。他们忘了从伟大的创新者身上去学习,而只是不停地妒忌。他们如此固执,根本无法发现那些真正能够改变世界的年轻创业者。他们的愤世嫉俗永远无法激励身边任何人去做任何伟大的事。他们其实就是历史一直以来所嘲笑的一群人。

    停止憎恨,开始创造。

    Don’t hate, create.

    [本文编译自:bhorowitz.com]

  10. 2014-01-03 16:13
    那所著名的玻璃房子不是教堂,它只是一个卖苹果设备的漂亮商店

    column,粉丝经济,Walt,Mossberg

    编者注:在互联网公司大谈粉丝经济之时,Walt Mossberg 非常理性的在这篇《It’s Not a Church, It’s Just an Apple Store》里说了自己的看法。喜欢某家公司的产品、享受其提供的服务这很正常,但因此就排斥或者贬低使用其他产品的人,就有点被爱冲昏头脑了。产品和服务归根结底,只是提高个人自身生活品质的工具。

    科技公司的各大粉丝们注意了:你们最喜欢的硬件、软件和服务,并非宗教之物。那些生产和制造出它们的公司,也并非某个邪教或者某个教会。它们是企业,它们的主要目的是盈利、争夺市场份额,如果可以的话,它们会竭尽所能地制造出你愿意为之买单的商品。

    你喜欢使用你的iPhone 或者 Samsung 这很正常,但你得明白,不是你使用了某个产品,你就能去天堂,而使用其他产品的人就会下地狱。你手里的玩物 —— 那些闪闪发光,可以做一些很酷事情的产品 —— 归根结底,只是个工具。有人跟你有不同的选择,这也相当正常,并且那部分人通常也很 Nice。

    因此,嘲笑或者贬低那些使用同你所持之物相竞争的产品的人,是非常不恰当的举动。我非常确定,这种行为同时也违背你所崇尚的宗教原则。让自己跟某一家科技公司荣辱与共,以至根本听不进去使用其他产品的人所提的观点,这真的有点爱过头了。

    没有人比科技评论员更了解这一点了。我做科技评论员已经很久了,跟所有与我同行业的人一样,我也会收到不少攻击性的言论,它们大部分来自那群有强烈个人偏好的人,同时,我也会收到不少科技公司教徒们毫无根据的指控,他们有时会不同意我的部分观点,有时则是对我写的文章一点儿都不认同。

    当然,只要你在发表观点,会收到不同观点的反馈,是肯定的。大家本来就有平等对话的权利,何况理性的讨论,对彼此都有帮助。但那些科技信徒们绝对不是理性的,即便讨论的是同一家公司,面对的是同样的事实,他们也会得出全然不同的结论。

    他们在下结论之前,懒于做研究,甚至有些根本就是被公司付费过来发表评论的。这类评论、微博、博文或者邮件,都发自那些根本没用过其他产品,甚至根本没有体验过其他产品的人。

    拥有最大信徒群体的,当属苹果教。你能在网上看到无数为之辩护的博文,甭管苹果做出的决策是好是坏。倘若你发表关于质疑苹果的文章,苹果教徒们便会很快跳出来质疑你——不只是你的下的判断,还包括你背后的动机和你的个性。他们也大都是单线条思考的动物,他们的判断标准很简单:如果你使用或者喜欢苹果的产品,你就应该对苹果死心塌地的忠诚。

    在new iPad 刚出来时,我写了一篇关于new iPad 正面评价的文章,其中也列了不少负面的看法。之后,就有不少人攻击我收了苹果的钱,指责我很懒没有实际的使用体验便轻下判断。而一位苹果的粉丝则立马跳出来,让我因为这些负面看法而辞职。

    苹果教会也引来了一批与之对立的,讨厌苹果的人。这群人,跟苹果教徒的存在一样不合理,且这群人同样的心胸狭窄,倘若你写苹果的正面报道,他们会一致认为你是被付费写软文的。

    类似的人群还有很多,比如 Android 教会。他们置Android 最初的美德于不顾,对Android 的“忠诚”表现一如苹果教会的人。

    还有开源(Open Source)教会,他们瞧不上任何专用的软件,不管这些软件有多好、有多受欢迎。黑莓教会曾经非常强势,不过现在很少听到他们发声了。

    奇怪的是,以我的经验来看,Windows 及其粉丝的“Windows 教会”色彩很淡。作为一位评论员,过去我的确收到过不少说微软操作系统非常实用的邮件,但鲜有表明出对Windows 热爱、甚至迷恋的。

    而我最感兴趣的一个小群体是实际经济(Real Business)教会,他们这群人会认为,只有那些实用Windows PC 的人,才算是在真正的工作。这群人,忽略了一个简单的事实,每一天,都有很多真正赚钱的生意是通过Mac 、iOS/Android 设备完成的。

    当然,对于公司来讲,它们非常乐意拥有这样一群铁粉,让他们作为自己产品和公司的布道者。一定程度上,公司会通过打造一个全方位的生态系统,将用户同自己生产的软件、硬件以及云服务,尽力做到这三者间的无缝连接,以此来打动用户。这些服务,一旦你使用了其中某一项,你可以无缝的使用该公司的其他的设备和服务上,而要换一套生态系统则很难。

    同样,也正因为热爱,这群死忠有时也会对公司反咬一口。苹果因为太过频繁的更改其专业的视屏编辑软件,而饱受诟病,在iOS 7 出来之时,因为它几乎让每个人的手机一下都变了样子,也收到不少粉丝抱怨。

    微软及其硬件生产商也为不少Windows 核心用户不喜欢Win 8 使用触摸屏的想法、配有一个平板风格的开始页面而头疼不已。

    喜欢和认同某家公司带给某个特定行业新的风格及创新,是非常有趣的。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就非常享受福特和雪佛兰两派粉丝间的良性竞争。很多人也曾发誓说只买某家厂商生产的家电。

    只是,在科技领域,这种势头发展的有点太过了。它不止模糊了我们原本清晰的购买意向,同时也扭曲了公司本应该重视并为之改进的市场反馈。

    因此,我奉劝科技公司的各大粉丝们,要冷静一下。享受手机、平板、电脑及软件给你带来的乐趣,但不要忽视它们的缺陷,也不要憎恨那些跟你使用不同产品的人。

     

  11. 2014-01-03 15:16
    网络安全公司FireEye以10亿美元收购Mandiant

    breaking,安全,NSA,斯诺登,FireEye,Mandiant 据纽约时报报道,去年刚刚上市的安全公司FireEye以10亿美元收购了曾发布中国黑客攻击报告的另一家安全公司Mandiant,这是三年来安全领域最大的一笔交易。

    FireEye是一家为企业提供安全防护产品的公司,成立于 2004 年。FireEye的安全防护方式是在客户的系统之上加载虚拟机器,任何进出客户系统的数据都要经过这些虚拟机器,因此FireEye 可以观测所有的网络行为,如果这些数据包被认为是恶意的(无论是已知还是未知行为),虚拟机器就会阻止它们进入客户的网络。这种方式与传统靠病毒签名数据库匹配查找有很大的不同。

    Mandiant是一家安全公司,同样成立于2004年。提供的安全服务及产品包括终结点威胁侦测、响应与补救,威胁智能分析,事件响应及安全咨询服务等。财富100强企业中由33%是它的客户。但它最近的出名是因为去年发表了一份关于中国的黑客攻击报告(APT1: Exposing One of China’s Cyber Espionage Units)。

    由于双方技术互补,此前两家公司在业务已经有合作—FireEye发现可疑事件后会交给Mandiant处理。

    在斯诺登事件爆发后各公司将愈发重视安全问题。由于对美国政府的不信任,FireEye和Mandiant相信双方的合并定会给FireEye带来巨大的新商机。

    FireEye现任CEO Dave DeWalt曾是McAfee的CEO,同时也曾是Mandiant的董事会成员。2012年他接管FireEye后主导了该公司的IPO,令这家公司成为了市值超10亿的独角兽俱乐部成员之一。而Mandiant的创始人Kevin Mandia将加入FireEye,担任该公司的COO。

    [本文参考以下来源:venturebeat.com, nytimes.com]

  12. 2014-01-03 15:13
    QingCloud获光速安振中国、蓝驰创投、经纬中国2000万美元B轮融资,不仅未受AWS进中国的影响,还要打入美国去

    QingCloud,云计算,bdnews

    想做中国的AWS,QingCloud看来是在慢慢实现这一目标——今天他们宣布获得2000万美元B轮融资,由光速安振中国领投,蓝驰创投以及经纬中国跟投。蓝驰创投也是QingCloud2012年11月份时200万美元的A轮投资方。

    QingCloud创始人Richard告诉我,融资后他们将会把资金用于两个方面,一是扩大基础设施,建设覆盖华南、华东、北方、西部主要节点的部署区,并建设亚太、美西两个重点海外节点,打造一个面向全球的云计算服务平台。他们计划在2014下半年启动亚太、美西的一期工程建设。另外的资金用项则是在扩展团队上。

    我们曾在7月份的时候报道过QingCloud,他们希望的是借鉴AWS并将云计算的弹性特点真正发挥出来,这体现在:

    从技术角度来说,QingCloud的弹性在于可以在秒级时间内获取计算资源,使得用户能够动态改变横向规模(scale in/out),主机配置可以任意增减让改变纵向规模(scale up/down)成为可能。而云资源之间关系的松耦合使得资源可以任何组合,比如公网IP 地址作为重要的对外接口可以在任意主机之间漂移。

    从收费角度而言,QingCloud 是以“秒”为单位来计算服务费用。创始人 Richard 说,目前多数云计算服务以小时乃至月数来计费,对用户来说不够有弹性,可能恰好超出几分钟便要多计算一个周期的费用,而按秒计费可以将不必要的成本降到最低,同时也为技术层面的弹性变化提供了计费支持。

    而和国内的阿里云、腾讯云等服务面向hosting需求不同,虽然QingCloud也提供hosting服务,但其着力的方向是Enterprise IT 应用,即企业IT市场,这块市场的前景更高、规模更大,但在中国仍属于很早期的发展阶段,付费意愿远不如hosting高,需要更多的市场培育。

    至于AWS真的进中国了,QingCloud怎么看?Richard的回复是:“AWS 进入中国市场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 AWS 带来不是价格竞争,而是技术与服务水平的竞争,这将使得中国云服务市场有机会转向健康的方向发展,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而 QingCloud 相对 AWS 的后起技术优势将帮助 QingCloud 建立市场地位。”

    A轮投资方蓝驰创投投资总监姜志熹也说,虽然云计算这个现在领域巨头充斥,有AWS,阿里云,腾讯百度也有巨资投入,但以后人类的计算资源会像现在的电力资源一样: 中央处理,开关即得,云计算会革新整个 IT 资源的制造、交付和使用方式,所以他们看好这一领域的潜力。

    目前为止QingCloud共有5110家注册单位,活跃单位(有大额充值的每日使用者)大约在 20%左右。

    [36氪原创文章,作者: 苑伶]

  13. 2014-01-03 11:16
    仿壁虎机器人在失重状态下也能在飞行器表面爬行,未来可用于检查和修复宇宙飞船的故障问题

    breaking,机器人

    去年六月,NASA急冲冲的结束了一次太空行走,就因为一位宇航员的头盔里突然意外进水了。而上周,也有宇航员为了修复制冷系统的故障而足足在太空里花了7个半小时。这些场景无疑都十分危险且耗费人力,但在未来,这些事情很可能可以彻底交给机器人去完成了。

    最近欧洲太空总署和Simon Fraser大学正在研发一种装有仿壁虎足部的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可以在完全失重(零重力)的情况下爬行于飞行器表面,并且在压力与温度都和太空相近的环境测试中也表现良好。

    这个机器人足部被宽度仅有100—200纳米的细小毛发所覆盖,虽然这个宽度仍是壁虎脚上毛发宽度的100倍,但这个精度已经足够通过原子间的相互作用而产生附着力,它也就因此可以在完全失重的情况下吸附在物体表面。

    研究人员之所以会注意到仿生学的方式,是因为现有的吸附材料不适合在太空内工作,透明胶、压敏胶带等材料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吸附灰尘,从而降低本身的粘度。并且这些材料在真空环境下还会释放有害的气体,这绝对是脆弱的飞行器系统内部的禁忌。

    不过,到目前为止的实验虽然都还进行顺利,但全部是在平滑的人造物表面上进行,研究团队计划未来将在更多样的自然地形上进行实验。

    视频如下:

    [本文编译自:gigaom.com]

  14. 2014-01-03 11:13
    8点1氪:诺基亚正式停止更新和发布塞班应用

    诺基亚正式停止更新和发布塞班应用

    1. 诺基亚今日证实,从本周三起,正式停止 Nokia Store应用商店内的塞班和 MeeGo应用的更新,也禁止开发人员发布新应用。

    2. 这也兑现了去年10月,诺基亚向部分开发人员的说法。此前,诺基亚曾向部分开发人员发邮件表示:“从2014年1月1日起,开发人员将无法发布任何塞班和MeeGo新应用,也无法发布现有应用的更新。”

    3. 当前的应用仍可以继续下载,但如果发现应用中的漏洞,则开发人员无法通过Nokia Store进行修复。关闭塞班和MeeGo应用后,诺基亚也开始鼓励开发人员支持 Asha和 Windows Phone应用。

    传Nest 融资 1.5亿美元

    1. 有消息人士称,智能家居创业公司Nest Labs 在将要完成的新一轮融资中融资超过1.5亿美元,估值则超过 20亿美元。

    2. 但另有消息人士称,Nest 在新一轮融资中,共融资超过 2亿美元,估值则可能达到 30亿美元。

    3. 目前具体的数额并不清楚。Nest 上一个有报道可查的融资回合是在两年以前进行的,当时该公司筹集了8000万美元资金,估值逾8亿美元,在当时看,也是不小的数字。

    AllThingsD 原班人马另起炉灶,将与老东家竞争

    1. 新闻集团旗下的科技网站AllThingsD 的前编辑Kara Swisher 和 Walt Mossberg 新创建的科技新闻和会议网站 Re/Code 将于当地时间周四晚间上线。该网站将与其老东家新闻集团展开竞争。

    2. 据知情人士透露,Kara Swisher 和 Walt Mossberg 持有 Re/Code大部分的股份,NBC环球和另一家名为 Windsor Media的投资公司将持有Re/Code大约三分之一的股份。

    3. Re/Code面临着一个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市场。新闻集团打算用WSJD替代AllThingsD,WSJD的定位也是科技新闻和会议网站。有业内人士认为,Re/Code的价值大约在2500万美元到3500万美元之间。

    圣诞期间,iPhone、iPad 仍称霸北美网络流量

    1. 据网络和广告数据公司 Chitika发布的最新网页流量数据显示:iPhone和iPad是圣诞节旗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绝对的冠军。

    2. Chitika的数据来自美国和加拿大数千万使用该公司网络的用户设备,数据手机周期为 12月20日至29日。

    3. 数据显示苹果在智能手机流量获得了1.8%的份额提升,是唯一增长的智能手机厂商。摩托罗拉、HTC、LG和三星都下降了0.1%-0.8%。iPhone目前占有54.3%智能手机网页浏览,毫无悬念的击败排在第二名的三星,三星的份额为23.7%。

    传苹果 iWatch 生产遇阻,良品率不到 50%

    1. 据中国台湾科技网站 Digitimes报道,苹果在制造iWatch智能手表的过程中遇到了难题。

    2. 报道称,有来自上游供应链的消息人士透露,苹果 iWatch 和高通 Toq等多种可穿戴设备的良品率都不到50%,原因是其在对金属喷射成型(MIM)底盘进行表面处理时遇到了难题。

    3. Business Insider 则质疑称,Digitimes 的消息意味着,苹果已经开始生产iWatch 了,而如果苹果真的已经开始生产制造iWatch,业界相关的消息也应该浮出水面了。而Digitimes 的报道被证实正确的居多,不排除iWatch 真的已经开始生产的可能性。

    黑莓全球创意总监Alicia Keys将于月底离职

    1. 黑莓宣布公司全球创意总监、R&B音乐天后 Alicia Keys 将于1月30日离职,结束双方一年以来的合作关系。

    2. 黑莓在去年1月发布黑莓10时,聘用了Keys,当时该公司原本希望这一系列产品将令黑莓品牌重整旗鼓。而有业内人士认为,黑莓只不过是要利用Keys 来促销黑莓10。

    3. 黑莓则表示,Keys 直接参与了黑莓具体的业务,并强调指出她从事了一项四年期奖学金计划的相关工作,该计划起到了鼓励年轻女性进入特定科技领域的作用。

    松下宣布“人性化”裁员千人

    1. 日本松下公司正在研究将内部信息系统开发部门约1500名员工裁去约1000人,目的在于压缩劳务成本、减轻经营负担。计划将于7月1日实施。

    2. 松下计划将子公司“松下IT解决方案”出售给富士通。而此公司“情报系统企业”的部分员工采取随业务走的方式一同转移到富士通。目前松下正在与富士通和IBM就分别转移500人左右的方案进行协调。

    3. 松下试图以将公司内部网络研发和安全性维护等大部分业务外包为条件让两公司同意接收员工。有分析认为,松下此次做出的安置方式颇具创新意味,不仅为员工提供了出路,也减少了裁员可能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关于 8 点 1 氪:该栏目旨在用最简洁的方式,通过将 长新闻用 3 句话缩写,让读者在最短时间内了解当天发生的最重大科技资讯,定于每天早上 8 点 15 分左右发。

    8 点 1 氪栏目首发36氪公众账号(wow36kr)及网易新闻客户端,欢迎关注~

     

  15. 2014-01-03 10:13
    三星2014第一个交易日股价下跌4.6%,市值蒸发近80亿美元,市场对其移动端持续增长力缺乏信心

    breaking,三星,Google,摩托罗拉

    三星的1314跨年看来并不是那么顺利,今天据《华尔街日报》称,三星2014第一个交易日后的股价下跌了4.6%,使其市值突然蒸发了近80亿美元,分析称这是由于投资人对于三星未来在移动领域的持续增长力缺乏信心。

    虽然有分析师预计在下一个季度三星在移动领域的利润仍然会持续增长,但市场上更多的担忧在于,三星一直以来在移动领域销量的持续增长将会越来越缓慢。这个问题来自于近年来一些移动市场的数据统计,随着智能手机的渗透,理论上来说高端机的销量将越来越少。

    同时市场上的竞争者也给三星带造成了很大压力。Google 的 Nexus 系列继续在高端机市场以低价和免费的合约价吸引着消费者,现在摩托罗拉也为 Moto G 定下了极低的179美元单价,再加上刚刚降价到399美元的 Moto X,三星想要在价格战中占据上风,必定需要缩小自己之前的利润空间。

    三星在去年11月举行了专为解答分析师和投资人疑问的发布会,试图告诉投资人和市场自己未来的计划仍然会让销量持续增长,但似乎效果并不好,发布会结束之后三星股价也下跌。

    [本文参考以下来源:techcrunch.com]

  16. 2014-01-03 08:13
  17. 2014-01-03 03:13
    由iPod之父创办的公司Nest获新一轮1.5-2亿美元融资,DST领投

    Protect,Nest

    Re/code的消息说,由iPod之父创办的公司Nest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额约1.5-2亿美元,估值20亿美元以上。领投方为DST,这家投资机构一般都是斥巨资投资那些在巨大市场容量下的领先公司,如2011年时DST给京东投了5亿美金。

    在Nest成立之初,Tony Fadell(被称为iPod之父)说Nest是会专注在消费领域的绿色科技公司。目前它已推出两款智能家居产品。第一款是同名的智能温控器Nest,上图就是,除设计精妙外,它还兼具自学习功能,可根据主人生活习惯来动态调整屋内的温度。Nest还在去年年中收购了家居能源数据监测服务MyEnergy,可从小温控器发展为家居节能整套方案。

    第二款是去年底推出的新型烟雾探测器Nest Protect(下图),普通烟雾报警器不被人喜欢可能是因为它太过灵敏—制造过多烦人噪音和假警报,而Protect在想让它变得受欢迎而且更有用。

    Protect,Nest

    Nest上一轮融资约在一年前,当时融资8千万美元。请戳这里,阅读更多我们之前对Nest的报道,如智能温控器Nest诞生记:3年内从车库办公成长到200人的公司。

     

  18. 2014-01-03 02:13
    趣味编程网站Codecademy的独立用户数突破2400万

    Codecademy,bdnews Codecademy是一家非常火爆的趣味编程网站,如今,这家网站的独立用户数已经突破2400万。

    上个月初,Codecademy 刚推出了自己的第一个iOS应用Hour of Code,以响应Code.org“一小时学编程”的运动。Hour Of Code是为新手级的菜鸟们准备的,从教学过程来看,Codecademy 的目标大概是想让普通人都能理解代码的含义,同时可以自己手动实现一些简单的代码。所以从最开始的“getting started”到最后的 if..else.. 判断语句教学,Codecademy 都会把重要的代码段都写好,只让用户在提示之下选择空缺处该填补的代码。

    目前,Codecademy支持的编程语言包括Ruby、Python和JavaScript等。去年6月份,公司曾获得过一轮1000万美元的融资,网站的中文版也已上线。

    [消息来源:thenextweb.com]

  19. 2014-01-02 21:16
    8点1氪晚间版:黑客星期四

    column,k815,Topic,黑客

    黑色的星期四。

    一半因为悠闲假日短短一日而终,一半因为一早起来就看到两条黑客攻击的新闻。

    第一条是Snapchat的用户信息泄露。这件事情要归因于颇为不忿的黑客们认为Snapchat没有尽到一家科技公司应尽的保护用户个人隐私安全的责任,上周Snapchat即被人披露了一个漏洞却迟迟未修复,于是黑客们便借着这个漏洞盗取了大约 460 万份用户名与相应电话号码,并将其公开在自己的网站上供人下载。他们希望用户的群体压力可以迫使Snapchat将这一漏洞修复。

    吹响正义号角的黑客们还留下了一句颇耐人寻味的话: You wouldn’t want to eat at a restaurant that spends millions on decoration, but barely anything on cleanliness. 你不会想要在一家花了几百万美元装修门面,但却不花一分钱做清洁工作的餐厅里吃饭。

    黑客们的举动有意思,而看看文章底下国内读者的评论也挺有意思的,有人说:“叫你嚣张,收购拒绝是不?得瑟”。看到这条评论,我想我们总能找到很特别的、或者说很中国特色的角度去评判一件事情——“唱衰”情绪作为一种基因性的持续遗传,一直都没有从我们的血液里褪去过。想起一位创业者曾经和我说,中国人喜欢唱衰,尤其喜欢唱王者衰,爬得越高大家希望你摔得越重,但其实这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如果一个行业没有一个巨头起来,这整个行业是不会起来的。

    写着写着好像有些跑题了,跑回来。说说今天第二条黑客攻击的新闻——第二个遭殃的是Skype的官方博客和官方Twitter账号。一个名为叙利亚电子军(Syrian Electronic Army)的黑客组织在新年的第一天就黑进了Skype的官方博客和Twitter,发布了一些反美国国家安全局和反微软的内容,比如让用户们停止使用微软的邮箱服务,因为微软会监控这些账号并将数据卖给政府。

    Syrian Electronic Army这个组织一直声称自己是叙利亚总统Bashar al-Assad的坚实簇拥,主要的攻击目标为与Bashar al-Assad政治立场相对的组织,或者是西方的新闻媒体等机构网站。你可以在维基百科上看到他们一长串的“战果”列表,从2011年黑进哈佛大学网站,将其首页图片换成Bashar al-Assad的照片,到去年(2013年)黑进纽约时报、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旗下的三个Twitter账号等等……

    同样地,作为黑客组织他们称自己的价值观是:We are just Syrian youths who want to defend their country against the media campaign that is full of lies and fabricated news reports. 媒体上充斥着大量的谎言和捏造出来的新闻报道,而我们是一群想在这样的谎言之潮中保护自己国家的年轻人。

    不论这些黑客们的初衷最后是否指向一个正确的行为,但我想,在网络搭建起来的虚拟社会里,他们是一群典型有坚实信仰且奉行到底的人,这些信仰可能关乎自由秩序、抵抗黑暗或者,哪怕只是互联网服务需要对用户负责。

    当我把赞同黑客们为了监督Snapchat而采用了技术手段的想法说给男友听后,他说,当我们在使用收费服务时,这个服务是商品,而当我们使用免费服务的时候,我们自己就成为了商品(比如那460万被出卖的用户资料)。

    听起来也有道理。

    ---------------------------------广告时间:-----------------------------

    我们的微社区线下活动报名明天中午就截止啦,还想来36kr一起喝咖啡的同学请点这里报名。

  20. 2014-01-02 21:13
    LG基于webOS的智能电视图片曝光

    breaking,LG,webOS,TV

    前两天华尔街日报的消息说,LG将在今年的CES上推出搭载webOS的智能电视。今天爆料大王@evleaks爆出一张图片,如上图,称这是LG的webOS TV。图片显示LG的这款电视界面用了卡片式设计。还有消息称,它采用2.2GHz双核处理器,1.5GB RAM。

    webOS是LG从HP(惠普)手里收购而来的。去年2月,LG 从HP那儿获得了webOS包括源代码、雇员、专利等资产,当时就传出会被用来做智能电视。

    webOS 最初由 Palm 开发并用于智能手机,试图同iPhone 等手机竞争。HP在 2010 年收购了 Palm,用于智能手机和平板,不过 webOS 并未获得开发者支持,webOS设备销量也并不乐观。

     

here is webim.